没有人能欺骗上帝

-帕布帕德与其门徒于1976年1月16日在印度玛雅普的对话-

  帕布帕德(以下简称“师”):现代这些所谓的科学家们在许多地方与大恶魔嘿然亚卡西普没什么两样。嘿然亚卡西普唯一的想法是:“兑瓦塔,半神人们,虽然他们有时能够战胜我,但是我现在要向他们进攻,战胜他们。因为实际上,我现在已经是永恒的了。他们能怎么样?他们杀不了我。因此,我要继续进行恶魔活动。他们只能一筹莫展。”
  嘿然亚卡西普不知道,企图使物质躯体得到永恒的想法,正展示了最大的愚蠢。
  当奎师那在宇宙中创造的第一个生物布茹阿玛告诉嘿然亚卡西普:“不,不,这不可能”时,嘿然亚卡西普还在指望:“不管如何,我一定会成为永恒。”
  主布茹阿玛直接了当地说:“不,不,这不可能。连我自己都不是永恒的,我又怎么能给你永恒?”
  但是嘿然亚卡西普甚至连主布茹阿玛的话都不听。他想:“我要用间接的方法愚弄这个布茹阿玛。”
  嘿然亚卡西普说:“好吧,先生,那么就给我这个祝福吧。”
  “什么祝福?”
  “我不在地上死亡。”
  “好吧。”
  “我不在水里死亡。”
  “好吧。”
  “也不在空中死亡。”
  “可以。”
  于是嘿然亚卡西普想:“所有这三个领域都被排除了。那么我还能在哪儿死亡呢?毕竟只有这三个领域——陆地、水域、天空。布茹阿玛已经给了我这个祝福,我不会在这三个领域中的任何一个地方死去。 布茹阿玛上当了。”
  接着,嘿然亚卡西普继续说道:“答应我不在白天死。”
  “行。”
  “答应我不在夜晚死。”
  “行。”
  但是在大自然的安排下,还有另一段时间——白天与夜晚之间的时间。嘿然亚卡西普忘记了这点。这段时间被称为“桑迪亚(sandhya)”,出自《韦达经》。但是嘿然亚卡西普忘记了,奎师那比任何祂的生物都更有智慧。因此,嘿然亚卡西普既没有在白天被杀死,也没有在夜晚被杀死。他是在白天与夜晚之间的桑迪亚时被杀死的。
  至于陆地、天空和水域,那也是一个花招——奎师那在祂的膝上杀死了嘿然亚卡西普。你不能说一个人的膝部是陆地,也不能说一个人的膝部是天空,更不能说一个人的膝部是水域。
  因此,奎师那是这样的仁慈。因为祂的奉献者布茹阿玛已经给予嘿然亚卡西普所有这些祝福,所以奎师那在杀死嘿然亚卡西普时没有破坏触及布茹阿玛的这些诺言。这样,嘿然亚卡西普不能指责布茹阿玛说:“先生,你欺骗了我。”
  “不,”布茹阿玛可以回答说,“你要什么,我都给了你。你欺骗了你自己。你不知道,你对宇宙的知识是不完美的。你也不可能使它完美。因此,那是你的愚蠢。不管你要什么,我都说:‘行,行,行。’可同时我又补充说:‘尽管有这些许诺,你还是不能永恒。’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你这个蠢蛋——根本不理会我的警告。因此,虽然你很狡诈,但你还是个蠢蛋。你认为你很聪明、狡猾:‘我现在全副武装。没人能杀死我。’”
  门徒(以下简称“徒”):施瑞拉·帕布帕德,嘿然亚卡西普的举止似乎象现在的律师。他在想尽一切办法寻找法律的漏洞。
  师:噢,对。一名大律师只不过是善于发现和利用现在法律中的弱点的人。这就是一个大律师的定义。
  实际上,现在这些领袖们就象大律师一样——企图变得比奎师那和祂的法律更聪明。这些无赖企图变得更聪明。因此他们被称为穆达斯(mudhas)——无赖和蠢蛋。
  徒:莫嘎萨(Moghasa)。
  师:啊。Moghasa mogha-karmano mogha-jnana vice tasah。在《博伽梵歌》中,奎师那确认:“每个无神论无赖都将看到,他的所有希望、所有活动、所有所谓的知识都将是一场空。这类无赖都将被彻底挫败。”
  首先,奎师那只要求做一件简单的事:“你只皈依我。你将得到所有的保护。”
  但是无赖却说:“不,不。这不可能。我必须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我为什么要皈依?”
  “好吧,继续做吧,”奎师那最后说。“我会给你所有的便利,让你去实施你的妄想。你会得到的。你为所欲为吧。尽你最大的努力。”
  事情继续进行。奎师那给予好的建议。但不幸的是,无赖不接受。奎师那是这样的仁慈。祂说:“好吧。你按自己的方法去做吧。我将向你提供所有的方便。”那个方便就是麻亚(Maya),主的假象能量。当灵魂想要离开灵性世界,麻亚给他这个物质世界,以及受物质影响的头脑,使他能称王称霸。实际上,麻亚给他这种头脑,是为了严厉地惩罚他。
  因此,不管如何,麻亚给了我们一副聪明、受物质影响的头脑。“好吧。现在你继续渴求虚幻的物质享受。你继续渴求、渴求,我会给你提供方便。
  徒:因此,我们似乎聪明的头脑实际上是惩罚的代理人。
  师:是的,这个物质头脑就是那么回事。比如,当你看到一个疯子时,你并不觉得他没有头脑。是的,他有头脑。但是那个头脑被污染了。这就是为什么他做事不正常。他的头脑还在,但是被某种感染所掩盖。因此,疯子一会儿这么想,一会儿又那么想,过了一会儿,又这么想,等等。就是这样。
  徒:总是忧心忡忡。
  师:毫无用处,无异自杀。
  徒:施瑞拉·帕布帕德,有时,要把一个疯子关进精神病房,否则他会伤害自己。
  师:对,不然他也会对别人构成威胁。同样,整个物质世界对那些离开灵性世界的人来说就是一个“精神病房”。他们必须被关在这个精神病房里,这样他们可以去发他们的疯,而不至于打扰灵性世界健全和平静的居民。
  奎师那还仁慈地把《韦达》文献留在这里,并指示:“如果你这样或那样做,那么你可以晋升至这个或那个更高的物质星宿。Yanti madyajino 'pi mam—如果你从事奉献服务,你可以回归我。”但是变疯了的灵魂不会接受这个指示。
  徒:回归奎师那的意思是,他必须要放弃所有疯狂的欲望。
  师:对,为逃脱这个物质世界、回归家园——奎师那极乐居所而准备的所有指示都给了我们。所有的指示都在那儿。我们只要接受就行了。如果我们不接受,我们就会痛苦。还能做什么呢?如果你选择通向地狱之路,不管更高的权威发出的指示,那么谁还能救你?那就继续下去吧。
  徒:无赖。
  师:对。一个无赖认为,他已经变得那么有智慧了,他甚至可以欺骗上帝,欺骗灵性导师,并且能够得到快乐。他不知道,他既骗不了上帝,也骗不了祂的代表灵性导师。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就那么样想,甚至在经受了一次又一次的痛苦后,他还那么想。比如:一个普通的贼或无赖会想:“我在欺骗政府。”虽然政府有那么多的侦探,他迟早会被抓住。当然,现代这个罪恶的政府可能没那么专业,但是无赖又怎能欺骗得了奎师那的政府呢?这是不可能的。
  徒:到处都有奎师那的密探。
  师:到处都有,四面八方。他们在作证。isvarah sarva-bhutanam—奎师那处于每个人的心中。你怎么可能欺骗得了祂?
  徒:奎师那比我们知道得更多。
  师:Anumanata upadasta. Ksetra-jnam capi mam viddhi sarva-ksetresu bharata。奎师那作为证人及许可人居于每个人的心中。因此,这些无赖怎么能认为:“我可以欺骗上帝”?
  徒:Mayayapahrta-jnana. Vigata-jnana.
  师:嗯。Vigata-jnana,对。他们的知识被假象盗走了。
  徒:就象小孩在玩游戏。他们觉得他们已经成为了国王或这个,或那个。他们完全沉浸在假象中。
  师:为什么“小孩在玩游戏”?在这个年代,父亲和母亲也在玩游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