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下载]

一.学习自我的科学

1.发现自我
2.什么是奎师那知觉
3.神的定义
4.轮回和超越轮回
5.真理和美
6.死亡的艺术
7.灵魂的研究

二.选择灵性导师

1.古茹是什么
2.圣人和骗子
3.灵性导师的绝对必要性

三.发掘根源

1.《巴嘎瓦德·歌伊塔》的不朽甘露
2.奎师那知觉的经典基础
3.奎师那知觉:印度崇拜,还是神圣的文化?

四.理解奎师那与基督

1.奎师那,奎斯托(Christos)和奎斯特(Christ--基督)
2.耶稣是一位古茹
3.“汝不可妄杀”还是“汝不可杀人”?

五.当代可行的瑜伽

1.超知觉
2.主采坦尼亚的显现
3.念诵哈瑞·奎师那曼陀
4.奎师那知觉——当代瑜伽
5.冥想与内在自我

六.物质问题的灵性解决办法

1.犯罪:为什么,怎么办?
2.人类社会或动物社会?
3.短暂与永恒的利他主义
4.依赖神的宣言
5.和平公式
6.灵性共产主义
7.现代科学的渺小世界

七.探索灵性边疆

1.施瑞拉·帕布帕德到达美国
2.在灵性层面上建立你们的国家
3.圣人的怜悯
4.保护自己免于假象的侵袭
5.意识到什么是最好最美的

八.臻达完美

1.理解生命目的
2.最崇高的爱
3.自觉的完美

介 绍

  人们常问:“帕布帕德是谁?”这通常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他的光彩往往被传统的称呼所遮盖。在不同的时候,人们称他为学者、哲学家、文化使节、多产作家、宗教领袖、灵性导师、社会批评家、圣人。实际上这些都是他而他却不单单是这些。当然没有人能把他混同于那些企业家式的“古茹”。他们来到西方国家,带着巧妙包装过的,搀了水的东方灵性主义(以迎合我们渴望立刻得益的迫切愿望,利用我们被充分证实了的灵性天真)。圣帕布帕德是一位真正的圣人(sadhu),充满深刻的睿智和灵性的敏感性——他深深关心、同情这个在很大程度上匮乏真正灵性尺度的社会。
  为了启迪人类社会,圣帕布帕德撰写了大约八十卷有关印度伟大灵性经典的译著和研究撮要,以英文和其它多种文字出版。一九四四年,圣帕布帕德还单独创办了《回归神》杂志。现在这本杂志仅英文的月发行量就超过五十万册。这本《自觉的科学》所选的几乎所有会谈、演讲、文章和书信最初都出现在《回归神》杂志上。
  在这些篇章里,圣帕布帕德阐述了同伟大圣贤维亚萨戴瓦(Vyasadeva)几千年前记载下来的相同的讯息——古老的印度韦达文学的讯息。我们看到,他经常娴熟自如地引述《巴嘎瓦德·歌依塔》、《施瑞玛德·巴嘎瓦谭》和其它古典韦达著作中的章节。他用现代英文传播了其他伟大的自觉了的导师阐述了数千年的永恒知识。这些知识解开我们内在的自我、自然、宇宙以及存在于我们心里和心外的至尊自我的奥秘。圣帕布帕德以惊人的简洁明了和令人信服的雄辩,论证了自觉的科学与现代社会和现代人的生活的重大关系。
  这本不同寻常的书所选的三十六篇文章中,我们可以聆听到圣帕布帕德到达美国时的动人诗篇,同著名的心脏病专家交换关于“灵魂研究”的看法,向伦敦广播公司揭示有关“轮回”的科学,发表在伦敦《时报》上的识别真假古茹的有力评述,同一位德国本尼迪克牧师关于奎师那和耶稣基督的对话,对超知觉和因果定律的洞察,与一位俄国主要学者关于灵性共产主义的对话,以及与门徒们之间关于现代伪科学的亲密谈话。
  你可以凭自己喜欢按顺序读这些篇章,也可以从最先引起你兴趣的地方开始读,(书后的词汇索引有不熟悉的词语和人名的注释)。这本《自觉的科学》会给你的认识带来新的挑战,使你受到鼓舞和启迪。

编 者

注:本书出现的《巴嘎瓦德·歌依塔》又译为《博伽梵歌》

 

前 言

  从最初我就明白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His Divine Grace A.C.Bhaktivedanta Swami Prabhupada) 是我所遇到的最不寻常的人物。第一次遇见他是在纽约, 1966年的夏天,一个朋友邀请我到曼哈顿南部的波威里街,去听“一位印度老斯瓦米”的演讲。出于对这位在流浪汉、酒鬼出没的下等地区作讲演的斯瓦米的好奇心驱使,我到了那儿并摸索着走上一个漆黑的楼梯。越往上走,一个铃声般抑扬顿挫的声音就变得越响亮、清晰。最后我到了四层,打开门,他就在那儿。
  大约离我站的地方五十英尺远,在这间长形的黑暗的屋子另一端,他坐在一个小平台儿上。他的脸和橘黄色的长袍在一盏小灯下放射出光芒。他上了岁数,我猜年龄大约在六十岁上下。然而他以笔直、庄严的姿式盘腿坐着。他的头是剃光的,他那坚毅有力的脸和淡红色角质架的眼镜使他看上去象一生大部分的时光都专注于研究的和尚。他闭着眼睛,一边敲着手鼓一边轻声地唱颂着一段简单的梵文祷文。几个听众不时以一唱一和的形式随声附和。有的打着手钹,发出如同我刚才听到铃一般的声音。我被迷住了。我悄悄地在后面坐下,试着参加唱颂,等待着。
  过了一会,这位斯瓦米开始用英语讲演。讲演的内容明显出自放在他面前的一大厚本梵文经典。他只偶尔引述,更多的是靠记忆。这种语言的声音很美妙。他引述一段,就详细认真地解释一段。
  他象学者似地讲解着,词汇里加杂着错综复杂的哲学术语和短语。他那优雅的手势和生动的面部表情非同寻常地强化了他的讲演的影响力。他所讲述的命题也是我所遇到过的最有份量的。“我不是这个身体,我不是印度人……你们也不是美国人……我们都是灵魂……”
  讲演结束后,有人递给了我一本在印度印刷的小册子。在一张照片上,这位斯瓦米正把他写的三本书呈现给印度总理拉勒·巴哈杜尔·沙斯垂(Lal Bahadur Shastri)。图片说明引述了沙斯垂先生的话:所有的印度国立图书馆都应该订购这些书。“圣恩A·C·巴克提韦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正在从事一项伟大的事业。”印度总理在另一本小册子里说,“他的这些书是为拯救人类所做的重大贡献。”我买了几本书,据说它们都是这位斯瓦米从印度带来的。读了书籍护封勒口上的文字,读了这本小册子和各类其它书籍。我开始觉察到,我遇到的人物是印度最受尊敬的灵性领袖之一。
  但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位声名卓著的绅士不在其它地方而是在下等的波威里街居住和演讲呢?他显然受过良好的教育,并且各种迹象都表明,他出生于印度的贵族家庭。为什么他过着如此贫困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把他带到了这里?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驻足拜访了他以寻求答案。
  令我惊奇的是,圣帕布帕德(就象我在往后的日子中这样称呼他)并非忙得顾不上和我谈话。相反,他仿佛准备同我谈一整天。他显得热情而友好。他解释说,他一九五九年在印度接受了弃绝阶层,所以不允许为个人需要带钱或者赚钱。许多年以前,他从加尔各答大学毕业,成立了家庭,之后就把家庭和生意留给大儿子照料,正如古老的韦达文化所要求的那样。接受弃绝生活后,他通过相互间朋友的帮忙,得以免费乘坐印度货轮(辛迪亚汽船有限公司的加拉都塔号-Jaladuta)旅行。1965年9月,他身上揣着价值仅七美无的卢比,随身携带着一箱子书和几件衣服从孟买远涉重洋到达波士顿。他的灵性导师——圣恩巴克提希丹塔·萨茹阿斯瓦提·塔库尔(His Devine Grace Bhaktisiddhanta Sarasvati Thakure)曾嘱托他把印度的韦达教诲传到说英语的国度。这就是为什么他以六十九岁的高龄来到美国。他告诉我,他想教给美国人印度的音乐,烹调,语言以及其它各种艺术。我略微有点儿吃惊。
  我看到圣帕布帕德在一张小床垫子上睡觉。他的衣服挂在房间后面的绳子上,在夏日午后的炎热中晾晒着。他自己洗衣服,使用他在印度亲手制作的一只精巧的炊具作饭。他用这只内有四层的炊具一次可以作出四道配制好的食品。在房间的另一端,堆放着似乎无穷无尽的手稿,围绕着他和那架看上去非常古老的手提式打字机。他把几乎所有清醒的时间——我听说大约一天二十四小时中的二十小时——都用于在打字机上打我已经购买了的三卷著作的续集上。这是一部计划六十卷一套的巨著,称为《施瑞玛德·巴嘎瓦谭》。事实上它是灵性生活的百科全书。我祝愿他出版一切顺利,而他则邀请我再来听他星期六的梵文课和星期三、五、日晚上的讲演。我接受了他的邀请,向他致过谢,一面惊异他的不可思议的决心,一面走了出来。
  几个星期以后,那是一九六六年的七月,我得到特权帮助圣帕布帕德在更象样一点的第二大街重新安家。我和几位朋友努力地干了起来。我们租下了一间一楼沿街的一个店铺,和同一幢楼二楼的一套公寓,公寓在一个小院子的后面。演讲和唱颂在继续进行着。两个星期之后,迅速增长的会众就挤满了租下的临街店铺(现在已经成为庙)和公寓。到目前为止,帕布帕德一直在指示他的追随者印发传单。一位唱片公司的老板邀请他去录制一张唱诵哈瑞·奎师那的密纹唱片。他去了,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他的新居,他教授念颂,韦达哲学、音乐、佳帕冥思(japa meditation)、精美的艺术和烹饪。最初,他亲自烹调——他总是言传身教。结果是我尝到了的最美妙的素食佳肴(圣帕布帕德甚至亲自派发每道饭菜)。这些佳肴通常包括米饭、蔬菜、查帕提(capati——类似玉米面煎饼的全麦面饼)和达勒(味道辛辣加香料的绿豆或干豌豆汤)。添加香料,烹调媒介——印度酥油或纯净奶油——精心掌握火候和其他细节,合起来产生出一种我从未品尝过的美味。其他人都一致赞同我的感受。这些食物被称为帕萨达姆(prasadam“神的仁慈”)。一位和平组织的成员正在向帕布帕德学习印度传统形式的绘画,他是汉语学者。他的第一幅油画的水平之高,非常令我吃惊。
  在哲学辩论和逻辑方面,圣帕布帕德是不屈不挠、战无不胜的。他会中止他的翻译工作,进行长达八个小时的辩论。有时七、八个人同时挤进这间小巧、整洁、干净的房间。帕布帕德在这里工作、进餐,晚上睡在一张两英寸厚的塑料泡沫垫子上。圣帕布帕德不断强调并且身体力行,示范他所说的“俭朴的生活,崇高的思想。”他强调灵性生活是一门科学,能够通过推理和逻辑证明,不是感情用事和盲目信仰。他还创办了一份月刊杂志。一九六六年八月,《纽约时报》上登载了一篇赞扬他和他的追随者的图片文章。不久,电视台摄制组的来了,拍了一段人物特辑新闻报道。
  圣帕布帕德是位了解起来令人兴奋的人。不管动机是出于渴望在瑜珈和念颂方面受益还是只是出于纯粹的着迷,我明白我渴望在这条路上跟着他的脚步走上前去。他的扩张计划是大胆的、无法预料的——但可以预料一点,那就是它们总是取得辉煌的胜利。他七十岁了,来到陌生的美国时一无所有。然而现在,仅仅几个月,他单枪匹马地掀起了一场运动!真是令人吃惊。
  八月的一个早晨,在第二大街临街的庙里,圣帕布帕德告诉我们:“今天是奎师那的显现日。”我们呆在庙里,作了二十四小时的禁食。那天晚上,几位印度人意外地拜访了我们的庙。他们其中的一位——事实上泪流满面地——向我们形容当他发现在世界的另一端有一小块真正的印度的时候,他的无限喜悦。这是他在最离奇的梦境里都未曾想象到的事情。他向圣帕布帕德致以有力的赞美和深深的感谢,留下了布施,并拜倒在他的脚下。所有的人都深受感动。随后,帕布帕德同这位先生用印度语交谈。虽然我听不懂他所说的话,但我能观察出他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都直达人类灵魂的深处。
  这一年晚些时候,我从旧金山寄给圣帕布帕德第一张飞机票,他从纽约乘飞机飞出。在机场出口,我们相当规模的一群人唱颂哈瑞·奎师那曼陀罗,迎接了他。随后我们开车把他带到金门公园的东边,一套新租的公寓和一间临街的庙——同纽约的安排非常相似。我们树立了一个模式。圣帕布帕德充满狂喜。
  几个星期以后,第一只嘧瑞当嘎鼓(mrdanga,一种用粘土做的在两头敲打的长鼓)从印度到达旧金山。我走进圣帕布帕德的房间告诉了他这个消息时,他睁大了眼睛,激动地叫我快下楼打开板条箱。我乘电梯下到一楼。当我正走向前门时,圣帕布帕德出现了。他是这样地渴望看到这只密瑞当嘎鼓,以至于他从楼梯而下,比我乘电梯还快。他叫我们打开板条箱,自己则撕下一块身上穿的橘黄色袍子,把鼓包了起来,只露出两边敲打面。然后他说:“这块布永远不能掉下来。”而后他便开始详细地指导我们如何演奏和爱护这件乐器。
   一九六七年,还是在旧金山,圣帕布帕德主持了茹阿妲·亚陀(Ratha-yatra) ——檀车节——的开幕典礼。感谢圣帕布帕德,现在世界各地的人都庆祝这个节日。两千年来,茹阿妲·亚陀庆典在印度的佳干纳特·普瑞(Jagannatha Puri)每年都举行。到了一九七五年,这个节日在旧金山市民中这样盛行,旧金山市市长颁布了一条正式公告,使这一天变成“旧金山市的茹阿达·亚查日”。
  一九六六年下半年,圣帕布帕德开始接收门徒。刚开始不久,他就向每个人指出,不应把他当成神,而应把他当成神的仆人。他批评那些自封的“灵性导师”们,他们让自己的门徒把他们当成神来崇拜。他常说:“这些‘神’非常廉价。”一天,有人问他:“你是神吗?”圣帕布帕德回答道:“不,我不是神——我是神的一名仆人。”然后他想了一下,又继续说:“实际上,我还不是神的仆人,我在试图成为神的一名仆人。做神的仆人不是一件随随便便的事情。”
  七十年代中期,圣帕布帕德翻译、出版的书籍极剧增长着。世界各地的学者对他的书给与了好评。实际上,美国所有的大学和学院都把它们定为标准课文。他撰著了八十部书,他的门徒又把这些书翻译成二十五种文字,共发行五千五百万册之多。在全世界范围内,他建立了一百零八座庙宇。他有大约一万名启迪门徒和数百万追随者。直到八十一岁的高龄,在地球上的最后几天,圣帕布帕德还在写作和翻译。
  圣帕布帕德与其他的东方学者、古茹、秘家、瑜伽教师或冥想导师截然不同。他是一个完整文化的化身。他把这种文化植入西方。对于我和许多其他人,他是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真正关心我们的人,他全然牺牲了个人安逸,为他人的利益而工作。他没有私生活,仅仅为他人活着。他向许多人教授灵性科学、哲学、普通常识,艺术,语言,韦达生活方式——包括卫生、营养、医药、礼仪、家庭生活、农务、社会机构、教育、经济——及其它许多事情。对我个人,他是导师、父亲和我最亲密的朋友。
  我深深地蒙恩于圣帕布帕德,永远无法回报。但至少,我可以同其他追随者一道,尽力满足他内心深处的愿望——印刷他的书、派书,以此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我永远不会死,”圣帕布帕德有一次曾说,“我将永远活在我的书里。”他于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十四日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无疑,他永远活着。

                 米歇尔·格朗特
               (穆昆达·达斯 Mukunda dasa)

哈瑞 奎师那 哈瑞 奎师那 奎师那 奎师那 哈瑞 哈瑞
哈瑞 茹阿玛 哈瑞 茹阿玛 茹阿玛 茹阿玛 哈瑞 哈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