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物质自然三形态

  1. 至尊人格神说:我要再次向你宣讲这门至高无上的智慧——最好的知识。掌握它,圣哲就达到至高的完美境界。

  要旨:从第七章之始至第十二章之末,圣主奎师那详尽地阐述了绝对真理,也就是至尊人格神。现在,主本人进一步启迪阿尔诸那。如果一个人以哲学思辨的方式了解这一章,便会逐渐明白奉献服务。第十二章很清楚地解释了,谦卑地培养知识就可能摆脱物质的缠缚。第十二章也说明了,生物在这个物质世界受缠缚,是由于跟自然形态接触的缘故。在这一章中,至尊主要解释,什么是自然形态;这些自然形态怎样发挥作用,又怎样束缚生物,怎样让生物得到解脱。至尊主宣称,这一章所要解说的知识,比先前各章所给的知识更高级。伟大的圣者们就是通过了解这门知识而达到完美,升转灵性世界的,现在,主以更好的方式解说同样的知识。这门知识远远高于前面解说过的所有其它知识途径。很多人了解后,到达了完美的境界。因此,可以预料,一个了解了第十四章的人必将达到完美境界。

  2.稳住于这门知识中,就能达到同我一样的超然本性。如此确立之后,(世界)创造时不再投生,(世界)毁灭时亦无妨害。

  要旨:获得了完美的超然知识,人就获得了与至尊人格神性质上的平等一致,不再流转生死。然而,一个人并不会因此而丧失了作为个别灵魂的身份。根据韦达典籍得知,已到达灵性天空超然星宿的获得解脱的灵魂,常看着至尊主的莲花足,因为常处于对他的超然爱心服务之中。因此,即使在获得解脱之后,奉献者也不会丧失他们的个体身份。 
  一般而言,在物质世界,人所得到的任何知识都被物质自然三形态污染了。未受到自然三形态污染的知识称为超然知识。一旦处于超然知识之中,人就跟至尊主在同一层面上。对灵性天穹一无所知的人认为:摆脱物质活动之后,灵性的身份变得没有形体,也失去了多样性。然而,正象在这个世界中有多种多样的物质一样,灵性世界也是多姿多彩的。对此一无所知的人认为,灵性存在跟物质种类截然相反。然而,实际上,在灵性天空,人获得灵性的形体,而且还有灵性活动。灵性的境况称为奉献生活。那里的环境不受污染,而且,人跟至尊主在品质上是一致的。要得到这些知识,就必须培养全部灵性品质。这样去培养灵性品质的人,无论在物质世界创造时还是在毁灭时,都不受影响。

  3. 巴茹阿特之子呀!整个物质实体称为梵,是诞生的始源。我使梵受孕,众生才有了出生的可能。

  要旨:这是对世界的解释:世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由躯体(ksetra)和灵魂(ksetra-jna)的组合产生。物质自然和生物的这种组合,是由至尊主亲自使之成为可能的。大实体(mahat-tattva)是整个宇宙展示的全部原因。在物质原因的全部实体之中有三种自然形态,有时又称为梵。至尊者使全部实体受孕,于是无数的宇宙便出现了,这全部的物质实体,也即是大实体(mahat-tattva),在韦达典籍中被形容为梵。《曼都克亚·乌帕尼沙德》(1.1.9)tasmad etad brahmanama-rupam annam ca jayate。至尊把生物的种子放进梵之内,使之受孕,以土、水、火、空气为起点的二十四种元素全是物质能量,构成了所谓的mahad brahma,又称为大梵,也就是物质自然。正如第七章所解说的,在物质自然之外还有另一高等本性——生物,由于至尊主人格神的意旨,高等本性被混入物质自然中,然后,一切生物便在这个物质自然中出生。
  蝎子在米堆中产卵;于是有时有人说,蝎子是由米所生的,然而,米并非蝎子的原因。实际上,那些卵是由雌蝎所产下的。同样,物质自然并非生物出生的原因。种子是由至尊人格神所给予的,只是看上去好象是物质自然的产物。这样,每一生物根据过去的活动而得到不同的躯体;这个躯体由物质自然产生。生物根据过去的活动或受苦或享乐。主是这个物质世界中一切生物的展示的原因。

  4.琨缇之子呀!你要明白,各种各类的生命在这个物质自然中诞生,始能存在,而我就是播下种子的父亲。

  要旨:这节诗清楚说明了,至尊人格神奎师那是一切生物原本的父亲。生物是由物质自然和灵性本性组合而成的。这样的生物不仅在这个星体上可看到,在每一星体上都有,甚至在布茹阿玛居住的最高星宿上也有。到处都有生物,泥土里有生物,甚至水里火里也有生物。一切的出现是由母亲、物质自然和奎师那撒下胚种的过程一起产生的。这节诗的要旨是,生物在物质世界中孕长,根据过去的活动,在创造的时候降生成形。

  5. 自然有三形态:善良形态、情欲形态、愚昧形态。当永恒的生物跟自然接触时,臂力强大的阿尔诸那呀!他就受到这些形态的制约。

  要旨:生物是超然的,所以跟这个物质自然没有丝毫的关系。因为受物质世界的条件限制,生物乃在物质自然三形态的影响下活动。因为生物有不同的躯体,而本性又有不同的方面,生物便被导致按照那种本性而活动。这就是各种各样的苦乐的原因。

  6.无罪的人啊!善良形态光辉璀璨,比其他形态更纯洁,它能使人免除各种恶报。处于善良形态的人为幸福感和知识所局限。

  要旨:受物质自然制约的生物种类繁多。有人快乐;有人活跃;有人无助。这些形形色色的心理表现是生物在自然中受条件限制的原因。《博伽梵歌》的这一部分解释了他们是怎样受到不同的制约的。首先要讨论的是善良形态。在物质世界中培养善良形态的结果是使人比受其他条件限制的人更聪明。在善良形态中的人受物质痛苦的影响并不那么大。他们会有在物质知识方面进步的感觉。布茹阿摩那被认为处于善良形态中,最能代表该形态。快乐的感觉是由于了解:一个人在善良形态中几乎是远离罪恶的业报。实际上,据韦达典籍说,善良形态,意谓着更大的知识,更大的快乐。
  这里的困难是,当生物在善良形态中时,就会受条件限制,认为自己有精粹的知识,高人一等,他们就这样变得受条件限制。科学家和哲学家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都以自己的知识为傲,而且,一般而言,他们的生活条件都得以改善,所以感觉到一种物质快乐。这种在受条件限制的生活中感受高级快乐使他们受缚于物质自然的善良形态。因此,他们陶醉于在善良形态中工作。而只要他们有心这样去工作,那就得接受在自然形态中的某类躯体。因此,他们不可能获得解脱,或升转灵性世界。他们可能会反反复复地当哲学家、科学家、诗人;反反复复地受同样的生死之苦的束缚。然而,由于虚幻的物质能量影响,他们还以为这种生活很愉快。

  7.琨缇之子呀!情欲形态由无限的欲望和渴求产生。因此,体困的生物受物质功利性活动的束缚。

  要旨:情欲形态的特征是异性相吸引。女性吸引男性,男性吸引女性。这就称为情欲形态。当情欲形态趋于严重时,就渴望物质享乐,就想享受感官快乐。为了感官快乐,一个在情欲形态中的人会渴望得到某种社会或国家的荣誉,会渴望有一个快乐的家庭:孝顺的子女、温柔的妻子、舒适的房子。这全是情欲形态的产物。如果一个人追求这些,他就须十分勤劳地工作。因此,这里清楚地说明了这样的人跟自己活动的结果发生关系,因而受这样的活动所束缚。为了讨好妻子、儿子、社会和保持荣誉、他必须工作。所以,整个物质世界几乎都在情欲形态之中。现代文明被认为在情欲形态的标准方面,颇为进步。从前,人们认为在善良形态之中才算进步。如果在善良形态的人尚不能获得解脱,受缚于情欲形态的人又能怎样呢?

  8.巴茹阿特之子哟!要知道愚昧形态生于黑暗,使所有生物产生幻觉。这一形态导致结果就是疯狂、懒惰、昏睡,这些将把受条件限制的灵魂捆绑。

  要旨:在这节诗中,梵文tu(可是)一词的特别应用十分重要。这即是说,愚昧形态对受条件限制的灵魂来说,是一种十分特殊的性质。愚昧形态正和善良形态相反。在善良形态中,通过培养知识,可了解各种事物的真相,但愚昧形态刚好相反。受愚昧形态影响的每一个人都变得疯狂,而疯狂的人不可能了解任何事物的真相,不仅不会有进步,反倒要堕落。愚昧形态的定义在韦达典籍中是这样的:一个人受了愚昧形态的影响,就没法了解事物的本来面目。譬如,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祖父死了,因此,自己也会死的;人是不免一死的。自己的子女也会死去。因此,死是必然的。可是,人们仍疯狂地累积财富,日以继夜地拼命工作,对永恒的灵性反倒不关心。这就是疯狂。他们在疯狂中,绝不愿意在灵性理解方面追求进步。这些人十分懒惰。有人邀请他们一块儿培养灵性理解力,他们也不感兴趣。他们甚至不会象受情欲形态控制的人那么活跃。所以,深陷于愚昧形态中的另一征候是贪睡,六小时的睡眠已足够,然而,在愚昧形态中的人一天至少要睡十至十二小时。这样的人看起来总是那么疲疲蹋蹋,无精打彩,只是嗜好刺激品,贪吃贪睡。这些都是受愚昧形态限制的人所有的征候。

  9.巴茹阿特之子哟!善良形态使人受制于快乐;情欲形态使人受制于功利性活动;而愚昧形态则遮蔽了知识,使人疯狂。

  要旨:在善良形态中的人满足于自己的工作或智力追求。就象哲学家、科学家、教育家在各自特殊的知识领域中有所追求,而且满足于此一样。情欲形态的人或许会从事功利性活动。他们竭尽所能占有一切,并将财富用于正当的事情上面。他们有时会开办医院,捐赠金钱给慈善机构等等。这些都是在情欲形态中的人的表现。愚昧形态笼罩知识。在愚昧形态中,一个人所做的事情既不利己,也不利人。

  10.巴茹阿特之子哟!有时善良形态击退了情欲形态和愚味形态而变得显著;有时情欲形态击退了善良形态和愚昧形态,还有些时候,愚昧形态击退了善良形态和情欲形态。三形态总是这样竞逐优势。

  要旨:当情欲形态显著时,善良形态和愚昧形态都被击退。当善良形态显著时,情欲形态和愚昧形态都被击退。当愚昧形态显著时,情欲形态和善良形态被击退。这种竞争的情况不断发生。因此,一个专心在奎师那知觉中求取进步的人,必须超越这三种形态。通过人的交往、活动、进食等就能体现出究竟哪种形态占主导地位。这些将在以后的章节中说明。然而,如果一个人愿意的话,他可通过修炼,培养善良形态,从而击退愚昧形态和情欲形态。同样,他也能培养情欲形态,击退善良形态和愚昧形态,或者,他培养愚昧形态,击退善良形态和情欲形态。虽然这三个物质自然形态都存在,但一个人要是下定决心,就可享受到善良形态的好处,而且一旦超越善良形态,更可以处于纯粹至善之中,到达称为华苏兑瓦(vasudeva)境界。在这个境界中,人可了解关于神的科学。通过特别活动的表现,可了解一个人究竟是在哪一种形态中。

  11.当躯体众门为知识照耀时,便能经验到善良形态的展示。

  要旨:身体有九门:两眼、两耳、两鼻孔、口、生殖器、肛门。当善良的征候在每门都被照亮的时候,应该明白此人已发展到了善良形态。在善良形态中,人可在正确的立场上看事物,听事情和品味事物。内外都变得纯净。在每扇门中都有快乐的表现,这就是善的境界。

  12. 巴茹阿特人中的佼佼者啊!当情欲形态增盛时,便会出现迷恋难舍、功利性活动、不懈的努力以及无法控制的欲望和渴求等等表现。

  要旨:在情欲形态的人永不满足于他们已获得的地位,他们渴望提高自己的地位。如果他们想兴建住宅,就竭尽所能要拥有一所称心如意的房子,好象可以永远居住在那里似的。他们发展了一种强烈的欲望:追求感官快乐。然而,感官快乐是没完没了的。他们永远想跟家人在一起,住在自己的房子里继续满足感官。这个过程永不停止。所有这些都应理解为情欲形态的特征。

  13.库茹之子呀!当愚昧形态愈来愈盛时,便出现疯狂、幻觉、懒惰、黑暗。

  要旨:没有光的启明,知识就隐没不见。在愚昧形态中的人不会按照规范原则工作。他们的活动,纯为兴趣所至,并无目的。即使有能力工作,他们也不会努力。这就称为幻觉。虽然知觉仍继续活跃,而生命则暮气沉沉。这些就是人在愚昧形态中的表现。

  14.如果人在善良形态中死去,他就能到达伟大圣哲所居住的纯粹的更高级的星球。

  要旨:善良的人可到达较高的星宿,例如布茹阿玛楼卡(Brahmaloka)或佳那楼卡(Janaloka),而且在那里享受神圣的快乐,“纯粹”一词十分重要;“纯粹”的意义为远离情欲和愚昧。在物质世界里,不纯洁的事物俯拾皆是。然而,善良形态则是物质世界中最纯粹的存在形式。不同种类的生物有不同种类的星宿。在善良形态中死去的人晋升往伟大的圣哲和奉献者所居住的星宿。

  15.如果在情欲形态中死去,便出生在功利性活动者中;如果在愚昧形态中死去,便出生在动物国度里。

  要旨:有人有这样的想法:当灵魂到达人体生命的层面时,就永不再堕落。这是不正确的。根据这一诗节,一个人如果培养了愚昧形态,死后就堕落至动物的生命形体中,而且,须从那里,通过进化过程,重返人体生命。因此,对人类生命严肃认真的人须培养善良形态,跟善良的人在一起,超越各种形态,最后达到奎师那知觉,这就是人类生命的目标,否则,人类绝无保证再获人的形体。

  16.虔诚活动的结果是净化,处在善良形态中;在情欲形态中活动,结果是痛苦;在愚昧形态中活动,结果是愚拙。

  要旨:在善良形态中通过虔诚的活动,一个人就获净化。因此,远离一切幻觉的圣者,处于快乐当中。同样,在情欲形态中的活动只是痛苦而已。任何追求物质快乐的活动都注定受到挫折。例如,一个人想拥有一幢摩天大楼,在摩天大楼建成之前,人要受很多苦。金融家得挖空心思去筹集大量的钱,建筑工人要付出辛勤的血汗。确实有不少人受苦。因此,《博伽梵歌》说,任何受情欲形态影响下的活动肯定带来极大的痛苦;或者也会有一点点所谓精神快乐——“这所房子或这些金钱是我的”——然而,这不是真正的快乐。
  至于愚昧形态,活动者完全没有知识。因此,他们一切活动都带来即时的痛苦。接着,他们就得进入动物生命,动物生命永远是可悲的,虽然在虚幻能力——麻亚的影响下,动物并不理解这点。屠宰可怜的动物也是由愚昧形态所引起的。屠宰动物的人不知道,动物将来会有适合的躯体来杀死他们。这就是自然的法律。而在人类社会则是:杀人者死。这是国家的法律。由于无知,人们觉察不到有一完整的国度,由至尊主控制。每一生物都是至尊主的儿子。至尊主对一只蚂蚁被杀,也不能容忍。人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因此,耽于杀害动物以肆口舌之欲是愚昧之至。人类根本无需杀害动物,因为神已供应了很多精美的东西。据了解,如果一个人耽于肉食,他就是在愚昧中活动,使自己的前途黯淡异常。在所有对动物的宰杀中,杀害奶牛是罪大恶极的,因为奶牛给我们牛奶,使我们得到各种快乐。屠宰奶牛是愚昧之至的行为。据韦达经典说“gobhih prinita-matsaram”,“喝饱牛奶后还想杀母牛的人是愚昧到了极点的人”。韦达典籍中有这样的一节祷文: namo brahmanya-devaya go-brahmana-hitayaca jagad-dhitaya krsnaya govindaya namo namah.“我的主哇!你是母牛和布茹阿摩那的祝愿者,你是全人类社会和全世界的祝愿者”。(《维施努·普然那》(1.19.65)这祷文特别提及母牛和布茹阿摩那,主在保护他们。布茹阿摩那是灵性教育的象征;奶牛是最珍贵食物的象征。布茹阿摩那和母牛这两种生物须给予一切的保护——这就是文明的真正进步所在。在现代的人类社会,灵性知识被忽略,杀害母牛的行为也获鼓励。因此可以明白,人类社会正在向错误的方向迈进,而且正在为自己掘墓,走向葬身之地。引导人类在下一世变为动物的文明, 决不是什么人类文明。不言而喻,当前的人类文明是明显地为情欲形态和愚昧形态所误导。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时代。世界各国须负责提供最容易的方法——奎师那知觉,拯救人类,脱离最巨大的危险。

  17.从善良形态发展出真正的知识;从情欲形态发展出贪婪;从愚昧形态发展出来的是愚蠢、疯狂和幻觉。

  要旨:因为当前的文明不很适合生物,所以该提倡奎师那知觉。通过奎师那知觉,社会将发展善良形态。善良形态得到了发展时,人们就会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在愚昧形态中,人们只是象动物一般,不能够清楚地认识事物。譬如,在愚昧形态中,他们看不到,杀害一头动物,他们在下一世有被同一动物杀害之险。因为人们没有接受传授真正知识的教育,所以变得不负责任。为了遏制这种不负责任的现象,就必须有向一般人提供发展善良形态的教育。当他们实际接受了善良形态的教育时,就变得清醒明智,充分认识事物的本相。这样,人们就会有快乐和兴旺。即使大多数人不快乐不兴旺,如果人口中有小部分发展了奎师那知觉,因而处于善良形态之中,那么,整个世界就有可能得到和平、繁荣。否则,如果情欲形态和愚昧形态在世界横行,世界就不可能有和平繁荣。在情欲形态中,人们变得贪婪,而对感官享乐的渴求是无止境的。我们常常发现,即使有足够的金钱和追求感官快乐的适当安排,人也不会有快乐,心意也不会平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人在情欲形态之中。如果一个人真的想得到快乐,金钱是无能为力的。他须实践奎师那知觉,把自己提升至善良形态。在情欲形态中活动不但心意不快乐,他的专业或职业也会叫人烦恼。他须构思很多计划,赚取足够的金钱,才能维持自己的现状。这绝对是悲惨的。在愚昧形态中,人们变得疯狂。由于环境叫他们痛苦失望,他们便到麻醉刺激品中去寻找安慰。结果堕落到更深的愚昧中。他们未来的生命异常黑暗。

  18.处于善良形态之中,人逐渐走向更高的星宿;在情欲形态之中,人生活在地球般的星宿;在令人厌恶的愚昧形态之中,人堕至地狱般的世界。

  原旨:这节诗更清楚地宣讲了在自然三形态中活动的结果。较高的星系包括天堂的星宿。在这些星宿上的居民全是境界高超的。生物按照在善良形态中发展的程度升转这系统内的各个星宿。最高的星宿是萨提亚楼卡(Satyaloka),又称布茹阿玛楼卡。宇宙的第一人布茹阿玛就居于此。我们已看到,布茹阿玛楼卡的生活条件好得叫人惊奇,好得叫我们难以想象。然而,生命的最高状况,也就是善良形态,可将我们带到那里去。
  情欲形态是混杂不齐的。介于善良和愚昧形态之中,一个不是常常纯粹的人,如果他纯粹地处在情欲形态中,也顶多只以国王或有钱人的身份留在这个地球之上,因为驳杂不纯,他可能堕落。这个地球上的人,在情欲和愚昧形态中,使用机器,也不能强行到达较高的星宿。人在情欲形态中也有可能在下一世变得疯狂。
  最低的品性,就是愚昧形态,这节诗把它形容为令人厌恶的。发展愚昧的结果十分危险。这是物质自然中最低的品质,人类之下有800万种生物:鸟雀、野兽、爬虫、树木等。按照愚昧形态的发展程序人们被降到这些可憎的状况中。Tamasah是指在愚昧形态的人,这一词在这里十分重要。Tamasah即指不断停留在愚昧形态中,无法上升到更高形态的人,他们的未来黑暗异常。有一个良机能让在愚昧和情欲形态的人升转至善良形态。这一良机就是修习奎师那知觉。不利用这个良机的人肯定会继续停留在较低的形态中。

  19.当人正确地认识到,在所有活动之中,除了这些自然形态外,别无其他活动者,而且知道至尊主超越于这些形态之上时,就达到了我的灵性本性。

  要旨:一个人只要向正确合适的灵魂学习,便可正确了解物质自然三形态的一切活动,从而轻易超越。真正的灵性导师是奎师那;他正把这门灵性知识传授给阿尔诸那。同样,一个人须向完全在奎师那知觉中的人学习关于自然三形态活动的科学。否则,人的生命会被误导。通过真正灵性导师的指导,生物可认识自己的灵性地位、物质躯体、感官,以及他们是如何受困,是如何受物质自然形态影响的。他们在这些形态的掌握中,全然无助。然而,当他们看到自己真正的地位,就会有灵性生活的见识,就能到达超然的层面。实际上,生物并非种种不同活动的进行者。他们被迫活动,因为他们都在某一类躯体之内,由物质自然某一特殊的形态引导。一个人除非得到灵性权威的帮助,否则不能够了解自己实际的地位。跟真正的灵性导师在一起,他们可以看到自己实际的地位。有了这样的理解,他们就能稳处于完全的奎师那知觉。在奎师那知觉中的人不受自然的物质形态控制。第七章已很清楚地说明了,一个人皈依奎师那,就能摆脱物质自然的活动。因此,一个能够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的人,物质自然的影响就会逐渐消止。

  20.当体困的生物能超越这三种与物质躯体相联的形态时,就能脱离生死之苦,甚至此生就可尝到甘露之美。

  要旨:如何能保持在超然的位置,即使是在这个躯体中,也能处于完全的奎师那知觉中,这节诗给予了解释。梵词“dehi”意即“体困”。人虽然在这个物质躯体之内,但通过在灵性知识方面的进步,就能摆脱自然各形态的影响,即使在这个躯体里也能享受到灵性生命的快乐,因为在离开这个躯体后,他肯定可到灵性天空去。然而,即使在这个躯体中,也能享受到灵性快乐。换言之,在奎师那知觉中,奉献服务是摆脱物质束缚获得解脱的表现。第十八章对此将有进一步的说明。当人摆脱了物质自然三形态的影响,他就进入奉献服务的境界。

  21.阿尔诸那问:我亲爱的主哇!凭什么征候可知道一个人已超然于这三种形态之上呢?他的行为怎样?他又怎样超越自然形态?

  要旨:在这节诗中,阿尔诸那的问题十分恰当。他想知道,一个人已经超越物质三形态时会有什么征候。他首先问,一个这样超然的人有什么征候。人们怎样知道他已经超越物质自然三形态的影响?第二个问题问他怎样生活、怎样活动?他的活动受规范还是不受规范?接着,阿尔诸那又询问,他须通过什么方法才能达到超然性。这是十分重要的。一个人除非知道永远处于超然地位的直接方法,否则就不展示有关特征。因此,阿尔诸那所提出的这些问题都十分重要,主一一给予回答。

  22-25.至尊人格神说:灵感、依附、幻觉出现时不厌离,消失时不渴求;在物质属性的所有这些报应中泰然自若,毫不动摇,始终保持中立和超然的态度,洞悉到只是诸种形态在活动,稳处自我之中,快乐和痛苦同等看待;以同等的眼光看待一堆土、一块石头或是一块金子;理想的和不理想的,一视同仁;稳定沉着,在褒扬贬责,荣誉耻辱面前从容不迫,平静处之;平等对待敌友;舍弃一切物质活动——这样的人已超越了自然三形态。

  要旨:阿尔诸那提出了三个问题,主逐一给予了回答。在这几节诗中,奎师那首先提出,处于超然境界的人不羡慕什么,也不渴求什么。当生物以物质躯体之形留在这物质世界,他们就要受物质自然某一形态的控制。当他们实际离开躯体时,才脱离自然物质形态的掌握。然而,只要他们仍未离开物质躯体就应保持中立。他们该为主作奉献服务,这样一来,他们会自然忘记把自己与物质躯体的认同。当一个人知觉到物质躯体的时候,他的活动只会是指向感官快乐的。然而,当他升转到奎师那知觉,感官快乐自然而然就会停止。他不需要这个物质躯体,也不需要接受这个物质躯体的支配。在躯体内物质形态的属性将发生作用,但身为灵魂的自我则远离这些活动。如何远离这些活动呢?他并不想享有躯体,也不想离开躯体。奉献者就如此处于超然境界,自然而然地变得自由。他不需费尽心思地试图从物质形态的影响下解脱出来。下一个问题与处于超然境界者的处世有关。处在物质之中的人受到给予躯体的所谓荣辱影响,但处于超然境界的人则不受这种虚幻的荣辱影响。他在奎师那知觉中履行责任,不计较别人的毁誉。对在奎师那知觉中履行责任有利的事物,他接受;除此,他不需要任何物质,无论石头也好,金子也好。任何帮助他在奎师那知觉中履行责任的人,他视为挚友。他并不憎恨他所谓的敌人。他倾向平等,在同一层面看待万物,因为他认识得很清楚,他跟物质存在毫无关系。社会和政治问题不会影响他,因为他明白短暂的动荡不安是怎么一回事。他不为自己试图做什么事情。他会为奎师那做任何事情,但不会为自己去做任何事情。通过这些行为,他实际上处于超然境界中。

  26.完全从事奉献服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停止,就立即超越物质自然的形态,并且到达梵的境界。

  要旨:这节诗是对阿尔诸那第三个问题的回答:以什么方式达到超然境界呢?一如前面所解释的,物质世界是在物质自然形态的影响下活动的。人们不该受自然形态的活动的干扰,用不着把自己的知觉投进这种活动中去,却可把自己的知觉转移到奎师那活动去。奎师那活动称为奉爱瑜伽——永远为奎师那活动。这不但包括奎师那,也包括他不同的全权扩展,例如茹阿摩和那茹阿亚纳。他有无数的扩展。一个人为奎师那的任一形体或任一全权扩展服务,就被认为处于超然境界。人们还应该留意到,所有奎师那的形体都是完全超然、喜乐、全知、永恒的。神的这些化身都是全能和全知的,他们拥有一切超然的性质。因此,如果一个人为奎师那或他的全权扩展服务,坚定不移,尽管克服物质自然的形态十分困难,他也能很容易克服。第七章已说明了这一点。皈依奎师那的人立即克服物质自然形态的影响。在奎师那知觉中即从事奉献服务,也就是获得跟奎师那的平等。主说,他的本性是永恒、喜乐、全知的,而生物是至尊的所属部分,一如金粒是金矿的部分。因此,生物在灵性地位上跟金子相同,在性质方面,与奎师那没有差别。个体性的分别继续存在,否则就没有奉爱瑜伽可言。奉爱瑜伽意谓着主、奉献者、主和奉献者爱的交流的活动。因此,两人的个体性存在于至尊人格神和个人之间,否则,奉爱瑜伽就没有意义。如果一个人不是跟主一样,处于超然境界,就不可能为至尊主服务。要充任国王的私人助手,就须够资格。这资格就是到达梵的境界,也即是说,摆脱一切物质污染。据韦达经典说,brahmaiva sanbrahmapy eti,一个人成为梵就可达到至尊梵。这等于说,一个人须在性质上变得与梵一般无异。达到梵的境界,作为一个个体灵魂,他就不会丧失永恒的梵的身份。

  27.我就是非人格梵的基础。梵的构成地位是终极快乐,梵是永恒的、不朽的、长存的。

  要旨:梵的构成地位是永恒、不朽、不灭、快乐。梵是超然觉悟的开始、超灵则是中间点,是超然觉悟的第二阶段。至尊人格神是觉悟绝对真理的最终阶段。因此,超灵和非人格梵都在至尊者之内。第七章解释了,物质自然是至尊主低等能力的展示。主以高等本性的部分使低等的物质自然受孕,这就是物质自然的灵性接触。当受这个物质自然的条件限制的生物开始培养灵性知识时,就把自己从物质存在的境界提升起来,逐渐升转至尊梵的概念。到达梵的生命概念是自觉的第一阶段。在这阶段,觉悟梵的人超然于物质境界;然而,他在梵觉境界中并不完美。如果他想的话,可继续停留在梵的境界中,然后逐渐升转至觉悟超灵的境界,然后到觉悟至尊人格神的境界。韦达典籍有很多这类例子。库玛尔四兄弟最初处于真理的非人格梵概念中,但他们渐渐升转到奉献服务的层面。一个不能够把自己提升至非人格梵的概念上的人,就有掉下来的危险,根据《圣典博伽瓦谭》,一个人可升转至非人格梵的阶段,如果不再进一步,对至尊者一无所知,他的智慧就不完全。韦达经典说,“当人了解了人格神——快乐的泉源奎师那时,他实际上已变得超然快乐。”(《泰提瑞亚·乌帕尼沙德》2.7. 1)至尊主充满六种富裕。当奉献者接触他的时候,两者就会有着六种富裕的交流。国王的仆人享受的程度差不多与国王一般无异。因此,永恒的快乐、不朽的快乐、永恒的生命伴随着奉献服务。所以,梵觉,也就是对永恒不朽的觉悟,包括在奉献服务之内。从事奉献服务的人已拥有了这种觉悟。
  虽然生物的本性为梵,但生物有支配物质世界的欲望;就由于此,生物堕落下来。生物在其构成地位上是在物质自然三形态之上的。然而,由于跟物质自然接触,他们为物质自然的不同形态:善良、情欲、愚昧所束缚,由于与这三形态交织在一起,生物就有要控制物质世界的欲望。通过在完全的奎师那知觉中从事奉献服务,他们立即处于超然境界中,要控制物质自然的不合法欲望也被清除掉。因此,奉献服务的过程,始于聆听、唱颂、记忆——引向觉悟的奉献服务所规定的九种方法——这些方法该与奉献者一起练习。通过这种接触,通过灵性导师的影响,一个人想控制一切的物质欲望逐渐地被消除。然后,他就坚定地为主作超然奉献服务。本章第二十二节至本节就提供了这个方法,供人遵行。为主作奉献服务十分简单:一个人该常常为主作服务,该吃供奉过神像的祭余;该闻供奉过主莲花足的花朵;该朝拜主有过超然逍遥时光的地方;该阅读有关主不同活动的记载,即主跟他的奉献者所作的爱的互应;该时常唱颂超然的颂歌:哈瑞奎师那,哈瑞 奎师那,奎师那 奎师那,哈瑞 哈瑞/哈瑞 茹阿摩,哈瑞 茹阿摩,茹阿摩 茹阿摩,哈瑞 哈瑞;该在纪念主和奉献者显现和隐迹的日子,遵行断食。遵循这些方法就可完全不依附一切物质活动。这样一个人就能处于梵光中,处于不同的梵的概念之中,在品质方面,就跟至尊人格神同等无异了。

巴克提维丹塔阐释《圣典博伽梵歌》第十四章“物质自然与三形态”之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