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至尊者的瑜伽

  1.至尊人格神说:有一棵不腐不朽的榕树,根向上,枝向下,叶子就是韦达赞歌。认识这棵树的人就认识韦达诸经。

  要旨:在讨论过奉爱瑜伽的重要性之后,人们或许会问:“韦达诸经又怎样呢?”这一章说明了,研习《韦达经》的目的在于了解奎师那。因此,在奎师那知觉中,从事奉献服务的人,就已经了解了韦达诸经。
  这节诗把这个物质世界的羁绊比作一棵榕树。对于从事功利性活动的人,榕树永无止境。他从这根树枝到另一根树枝去,然后到另一根树枝去,然后再到另一根树枝去。这棵物质世界之树没有终结;那些依附这棵树的人,是不可能获得解脱的。韦达赞歌原用以提升自己,这里称之为树叶。这棵树的根向上生长。因为它们从布茹阿玛的居所(也就是这宇宙最高的星宿)开始,人如果了解这株不可毁灭的虚幻之树,就可以摆脱它了。
  我们须了解解脱的过程。前面各章对摆脱物质羁绊的多种方法,已有所说明;而且,到第十三章,我们看到,为至尊主作奉献服务是最好的方法。奉献服务的基本原则是超越物质活动,依恋为主所作的超然服务。本章一开始在讨论摆脱依附物质世界的方法。这个物质存在的根部向上生长。这即是说,它从整个物质实体开始,从宇宙最高的星宿开始,整个宇宙就是从那里扩展的,生长为无数枝杈,分别代表着不同的星系。果实则代表生物的活动的结果,即:宗教、经济发展、感官满足、解脱。
  在世界上,我们对于根部向上,枝杈向下的树没有现成的经验,但确有其事。这棵树可在水池旁找到。我们可以看到,池边的树倒影在水里,枝杈向下,根部向上。换句话说,这株物质世界的树只是灵性世界真实树的倒影。灵性世界的这一倒影映在欲念之上,就象树的倒影映在水面上一样。欲念是引起事物被置放在这个倒影的物质之光中的原因。人如果想脱离物质存在,则须通过分析研究,彻底认识这棵树。如此一来。就可割断跟这棵树的关系。
  这棵树,是真实的树的倒影,然而却是完全一样的复制品。一切事物都存在于灵性世界之中。非人格主义者把布茹阿玛看成是这棵物质之树的根部。三可亚哲学认为,从这根部生出了原质(prakrti)、至尊享受者(purusa)、自然三形态,然后再生出五粗糙元素(panca-maha-bhuta)、十感官(dasendriya)、心意等等。这样他们把整个物质世界分成二十五种元素。如果布茹阿玛是一切展示的中心,那么,这个物质世界是圆心的一百八十度展示,另外的一百八十度形成了灵性世界,物质世界只是扭曲了的倒影,因此,灵性世界一定同样有多样化,只不过是真实的罢了。原质是至尊主的外在能力,而享乐者(purusa),则是至尊主本人。《博伽梵歌》解释了一切。因为这展示是物质的,所以短暂。倒影是短暂的,因为它有时可以看见,有时看不见。然而,倒影的始源却是永恒的。真树的物质倒影一定要摆脱。若说一个人认识《韦达经》,就可假定他知道如何摆脱对物质世界的依恋。人如果认识这个方法,实际上就认识《韦达经》了。一个耽于《韦达经》的仪式规条的人只是为绿色的树叶吸引,并没有真正认识《韦达经》的目的。正如人格神本人所揭示,《韦达经》的目的在于砍倒这棵倒影的树,攀上灵性世界的真树。

  2.这棵树的枝杈受物质自然三形态滋养,上下伸展。细枝就是感官对象。这棵树也有向下生长的根,受人类社会的功利性活动的捆绑。

  要旨:这里进一步描述了榕树。它的枝杈向各方伸展。在较低的部分展示各式各样的生物,例如人类、动物、马、牛、狗、猫。这些在枝杈的较低部分。在较高部分是有高等形体的生物:半神人、甘达尔瓦(Gandarvas,歌仙)和其他高等种类的生命。正如水滋养树,这株物质树由自然三形态滋养。有时我们会发现某片土地寸草不生,因为缺乏足够的水份;有时,另一片土地绿茵满布。同样,在物质自然各形态数量上相对地较多的地方,不同种类的生物就按着该比例展示。
  嫩枝被认为是感官对象。通过发展不同的自然形态,我们发展了不同的感官,而通过不同的感官,我们享受各种各类的感官对象。枝梢就是感官——眼耳鼻等——都执迷于不同的感官对象。
  细枝是声音、形体、触觉,也就是感官对象。那些旁根都是些喜爱和厌憎之物,是不同的痛苦和感官享受的副产品。虔诚和不虔诚的倾向被认为是从这些次要的根发展而来的,朝各方伸展。真正的根是从布茹阿玛楼卡来的,而其他的根则在人类星宿之中。当人在高等星宿享受过功德活动的结果之后,他便来到这个地球,重新进行功利性活动,以求提升。这个人类星体被认为是活动的场地。

  3-4.这棵树的真正形体在这个世界无法知觉。谁也不知道这棵树终于哪里,始于哪里,根基在哪里。然而,人必须意志坚定地以不执著为武器,砍倒这棵根深蒂固的树。然后你要寻找一处,到达后永不回返,而且在那里皈依至尊人格神。至尊人格神是万物之始源,而且自太初以来,就是万物延展之源。

  要旨:现在说得很清楚了,这棵榕树的真正形体无法在这个物质世界中了解。因为树根朝上,真正的树伸向另一端。当人们为树的物质伸展所缠扰,他们看不到树的伸展有多远,也看不到这棵树的始点。然而,一个人仍须找寻原因。“我是父亲的儿子;父亲是某某人的儿子,等等。”通过这套方法找寻,就会找到由嘎尔博达卡沙伊·维施努产生的布茹阿玛。最后,当人这样到达至尊人格神那里,那就是研究工作的尽头了。人须通过跟认识至尊人格神的人在一起去找出这棵树的始源——至尊人格神。然而,通过理解,他就逐渐不依附这个从真实而来的虚假倒影,就可以以知识割断跟倒影的关系,而且实际处于真树之上。
  在这里,“不依附”(asanga)一词十分重要,因为对感官享受和主宰物质自然的迷恋都十分强烈。因此,一个人须通过讨论以权威圣典为基础的灵性科学,学习不迷恋。他须聆听真正有知识的人所说的话。跟奉献者一起进行这样讨论的结果是,他会到达至尊人格神。然后他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皈依他。这里说明了一旦到达那个地方,就无需重返这棵树的虚假倒影。至尊人格神奎师那是原初的根部,万物都从他流生。一个人只需皈依,就能得到人格神的宠爱。要皈依就要进行例如聆听、唱颂等奉献服务。他是这个物质世界扩展的原因。这一点主已亲自说明:“我是万物的始源。”因此,一个人要想摆脱这个物质生命的大榕树,要不受它束缚,必须皈依主奎师那。一旦皈依奎师那,就自然而然变得不依附这个物质扩展的范围。

  5.那些脱尽了虚假的名望,虚幻和虚假的联系的人;理解永恒的人;根绝了物质欲念的人;远离苦乐二境的相对性的人;以及不受迷惑,懂得怎样皈依至尊者的人;能到达永恒的国度。

  要旨:这里所描述的皈依方法十分精到。第一项条件是不可为骄傲所蒙蔽。因为受条件限制了的灵魂傲慢自大,以为自己是物质自然的主宰,所以要皈依至尊人格神,十分困难。一个人须通过培养真正的知识而认识到自己并非物质自然的主宰,至尊人格神才是主宰。摆脱了由傲慢产生的错误观念,皈依的过程就可以开始了。一个经常渴望在这个物质世界获得荣耀的人,不可能皈依至尊者。骄傲源于幻觉,虽然一个人来到这里只停留一段很短的时间,然后就得离去,然而他居然也有愚蠢的观念,自以为是世界的主宰。他这样便使一切都变得复杂化了,而他自己也永在烦恼中。整个世界就在这个错误观念下运转。人们以为这个地球的土地属于人类社会,所以就在他们是拥有者的错误观念下,分割土地。一个人必须摆脱这种错误观念,不要以为人类社会拥有这个世界。当一个人摆脱了这样的错误观念时,就可摆脱由家庭、社会、国家感情产生的虚假关系。这些虚假的关系把人束缚在这个物质世界中。在这个阶段以后,人必须培养灵性知识。必须培养知识,了解他实际拥有什么,实际不拥有什么。了解事物的真相后,人就会摆脱诸如苦乐一类的双重观念。人就会有完全的知识,然后才有可能皈依至尊人格神。

  6.我至高无上的居所不由日月照耀,也不用火电照明。到了那里的人就永不重返这个物质世界。

  要旨:灵性世界至尊人格神奎师那的居所——称为奎师那楼卡或哥楼卡·温达文(Goloka vrndavana)——在这里有详细的描述。灵性天穹无需日光、月光、火、电,因为所有星宿都是自明的。在这个宇宙,我们只有一个自明的星宿太阳,但在灵性天穹,全体星宿都是自明的。所有那些星宿(称为外琨塔星宿)的璀璨光辉构成了称为梵光(brahmajyoti)的辉煌天空。实际上,那光辉是从奎师那的星宿哥楼卡·温达文(Goloka Vrndavana)流射出来的。然而,这辉煌光灿的一部分为物质世界所笼罩。此外,这辉煌天空的大部分的地方都满布着灵性星宿,就是外琨塔星宿,其中最重要的是哥楼卡·温达文。
  只要生物一天仍在这个黑暗的物质世界,他就一天在受条件限制的生命中;然而,一旦割断物质世界虚假邪恶的树,便立即到达灵性天空,从而获得解脱。然后,就不会再回到这里来了。在受条件限制了的生命中,生物认为自己是这个物质世界的主宰;可是,获得解脱后,他进入灵性的国度,成为至尊主的游伴。在那里享受永恒的喜乐、永恒的生命,而且拥有完全的知识。
  一个人应该为这项讯息吸引。应想着把自己升转到那个永恒的世界,摆脱从真实而来的虚假倒影。过份依恋这个物质世界的人要割断依恋,十分困难。然而,如果他培养奎师那知觉,就有机会逐渐变得超脱,他须跟在奎师那知觉中的奉献者一起。寻找一个致力于奎师那知觉的组织,学习如何进行奉献服务。这样,他就能割断物质世界的依恋。穿上橘黄袍并不等于就此摆脱了物质世界的吸引。他须变得热衷于为主作奉献服务。第十二章所描述的奉献服务,就摆脱真树的虚假表象而言,是唯一的途径;因此,对此途径须慎之又慎。第十四章描述了物质自然污染生物的各种方式。只有奉献服务才被描述为纯粹超然的。 
  “我至高无上的”(paramam mama)一词在这里十分重要。实际上,每一个角落都是至尊主的财产,但灵性世界是至高无上的(para-mam),满布着六种富裕。《卡塔·乌帕尼沙德》(2.2.15)也说,灵性世界无需日光或月光或星星(na tatra suryo bhati nacandratarakam),因为整个灵性世界由至尊主的内在能力照明。要到达至高无上的居所只有通过皈依,除此别无他途。

  7.在这个受诸种条件限制的世界里,众生都是我永恒所属的碎片部分。由于生存受到种种条件的限制,他们以包括心意在内的六种感官苦苦挣扎。

  要旨:这节诗清楚说明了生命的身份。生物是至尊主所属的碎片部分——而且永远如此。事实上,他并非当生命受条件限制时才具有个体性,而在解脱后则跟至尊主合而为一。生物永远是碎片的状态。这里已清楚说明了,sanatanah是“永恒地”。根据《韦达经》的说法,至尊主把自己展示和扩展为无数的扩展,其中最首要的是维施努范畴(visnu-tattva),其次就是生物。换句话说,维施努范畴(visnu-tattva)是个人扩展,而生物则是分离的扩展。通过个人扩展,他展示为不同的形体,例如主茹阿摩(Rama)、尼星哈兑瓦(Nrsimhadeva)、维施努穆尔提(Visnumurti)及所有外琨塔星宿上的赫赫神祗。分离的扩展,也就是生物,永远是侍奉者。至尊人格神的个人扩展,也就是神的个别个体,永远存在。同样,生物这些分离的扩展也有自己的个体性。作为至尊主所属的碎片部分,生物也具有主个别品质的碎片部分。独立性便是其中之一。每一生物作为个体灵魂,均有个体性,也有微小的独立性。误用了独立性,就变为受条件限制的灵魂;正确地运用独立性,就总在解脱之中。这两种情况中,他与至尊主相同,在品质上是永恒的。在解脱的状态中,他脱离了物质条件,为主作超然的服务;在生命受条件限制的状态中,他受自然的物质形态支配,忘记了为主作超然的奉献服务。结果是,他须苦苦挣扎,以求存于物质世界。
  生物,不仅人类或猫狗,甚至如布茹阿玛、希瓦、维施努等物质世界的更为伟大的控制者也全是至尊主的所属部分。他们全是永恒而非短暂的展示。梵文karsati“苦苦挣扎”一词十分重要。受条件限制的灵魂被束缚起来,好象被铁链锁上一般。他被虚假的自我绑缚,而心意则是驱策他在物质存在中驰骋的主要因素。当心意在善良形态之中,他的活动就是善良的;当心意在情欲形态之中,他的活动就带来烦恼;当他的心意在愚昧形态之中,他就会沦入低等生命种属之中。然而,这节诗中很明显地指出,受条件限制的灵魂由于心意和感官为物质躯体遮蔽,当他们获得解脱时,这种物质就会消失,而灵性躯体就会展示他的个别身份,据《玛典迪那亚那·书瑞提》(Madhyandinayana-sruti,旧译《中盲目训经》)说:sa va esa brahma-nistha idam sariram martyam atisrjya brahmabhisampadyabrahmana pasyati brahmana srnoti brahmanaivedam sarvam anubhavati.生物放弃这个物质的躯壳,进入灵性世界的时候,他就重获灵性躯体;而在灵性躯体中,他可以面对面地看到至尊人格神。他可以面对面地听他讲话和对他说话。他可以按其本样去了解至尊神,据《斯密瑞提》说:vasanti yatra purusah sarve vaikuntha-murtayah. 在灵性世界,每一个人的躯体、特性与至尊人格神的无异,至于躯体构造,主所属的个体生物与维施努穆尔提的扩展,并无分别。换言之,在解脱的状态中,由于至尊人格神的恩典,生物获得灵性躯体。
  梵文mamaivamsah(至尊主的所属碎片部分)一词也十分重要。至尊主的所属碎片部分与物质的碎片部分不同。在第二章,我们已经知道,灵魂不可能被切成碎片。这碎片部分不可以以物质概念来了解。它不似物质,切成碎片后可再度结合起来。这个概念是不适合的,因为在这里使用了sanatana(永恒)这一梵文词。碎片部分是永恒的。第二章的开始也说,至尊主的碎片部分存在于每一个别躯体之中(dehino smin yatha dehe)。这碎片部分,在摆脱了躯体的束缚后,在灵性天空的灵性星宿上恢复了原来的灵性躯体,畅享与至尊主的相聚。我们从这里可以明白,生物作为至尊主所属的碎片部分,在品质上,与至尊主是一致的,正如金子的部分也是金子一样。

  8.在这一物质世界,生物把他的不同的生命观从一个躯体带到另一个躯体,如同空气携带着芳香一样。这样,他取得一种身体,又放弃它,接着又取得另一躯体。

  要旨:这诗节把生物形容为isvara,自身之躯的主宰。如果他喜欢,可把躯体变成更高一等的躯体,不过,他若喜欢,也可转换成更低等的躯体。因为他有微小的独立性。躯体如何改变,全取决于自己。临死时,他自己所产生的知觉会把他带到另一个躯体去。如果他把自己的知觉弄得象猫狗一般,他肯定转换到猫狗的躯体里去。倘若他将知觉稳住于神的品性,他就会转换到半神人的躯体里。如果他在奎师那知觉中,就会升转到灵性世界中的奎师那楼卡(Krsnaloka)。跟奎师那在一起。躯体毁灭后一切都结束,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个体灵魂要从一个躯体转到另一个去。而目前的躯体、目前的活动,就是下一个躯体的基础。人的业报不同,所得的躯体也有区别;而且,人须在一定的时候离开这个躯体。这里说明了,精微躯体带着下一个躯体的概念,在下一世中发展另一个躯体。这样从一个躯体转到另一个躯体并在躯体中奋斗的过程,在梵文中被称为karsati,亦即“奋斗求存”。

  9.生物得到另一粗糙躯体,就得到特定类型的耳朵、眼睛、舌头、鼻子和触觉围绕心意。这样,生物便享受一些特定类型的感官对象。

  要旨:换句话说,如果生物在知觉中掺杂了猫、狗的性质,在下一世,他就会得到猫狗的躯体,并以此躯体享受。知觉原来纯粹如水。然而,我们一旦在水中混入颜料,水就会变色。同样,知觉也是纯粹的,因为灵魂是纯粹的。但由于跟物质品性相交,知觉也有所改变。真正的知觉是奎师那知觉。因此当人在奎师那知觉中时,便处在纯粹的生命之中了。一个人的知觉若掺杂了某种物质的心态,在下一世就会得到相应的躯体。他不一定再得到人类躯体;他可能得到猫、狗、猪或半神人的躯体,或者其他无数形体之一,因为宇宙中有840万种生物。

  10.愚人无法了解,生物如何能离开自己的躯体;在自然形态的迷惑下,他们也无法了解,他们享用的是何种躯体。但受过知识锤炼的慧眼能洞察这一切。

  要旨:梵文“jnana-caksusah”一词十分重要。没有知识,就无法了解生物如何离开目前的躯体,在下一世会得到哪种躯体,甚至也不能明白他为什么生存在某种躯体之内。这需要向真正的灵性导师聆听大量从《博伽梵歌》一类典籍而来的知识。一个人如果受到训练而知觉到这一切,可说十分幸运。每个生物在某些情况下离开躯体,在某些情况下受到物质自然迷惑,享受感官对象。因此,他在感官迷惑下享受各种快乐,承受各种痛苦。永为欲望所蒙蔽的人就会失去了解躯体如何转换,为什么逗留在某一躯体内的一切能力。他们不能够了解这些。然而,培养了灵性知识的人却看到,灵魂与躯体有别,而且灵魂转换躯体,以不同的方式享受。有这样知识的人可了解,受条件限制的生物是如何在这个物质存在中受苦的。因此,奎师那知觉高度发达的人努力把这种知识带给一般人,因为一般人的生命受条件限制,苦不堪言。他们应该从中走出来,进入奎师那知觉,将自己解脱并升转至灵性世界。

  11.努力不懈的超然主义者,处于自觉之中能了然一切。但那些心意尚未发达,尚未处在自觉之境中的人,虽或努力,仍不明白发生的一切。

  要旨:在灵性自觉的途径上,有很多超然主义者,然而未到达自觉境界的人无法看到生物躯体内的变化。就此而言,yoginah(超然主义者)一词十分重要。现代有很多所谓瑜伽师,又有很多所谓瑜伽协会。然而,这些瑜伽师实际上对自觉这回事一窍不通。他们只是耽于做某种体操运动,如果体格匀称,身体健康,就已十分满意了。他们对其他的一无所知。他们被称为yatanto py akrtatmanah。即使在所谓瑜伽系统中努力修炼,他们也到达不了自觉境界。这些人无法了解灵魂转体的过程,只有一个真正在瑜伽系统中,完全了解自我、世界、至尊主——换句话说就是奉爱瑜伽师,就是那些在奎师那知觉中从事纯粹奉献服务的人——才能了解事物是如何发生的。

  12.太阳的光华驱散整个世界的黑暗,是从我而来的。月亮的光华和火的光华也从我而来。

  要旨:没有智慧的人无法了解事情的原委。但了解了主在这里所说的话,人就开始处于知识之中了。每一个人都能看到太阳、月亮、火、电。一个人只须努力去了解太阳的光华、月亮的光华、电的光华、火的光华全是由至尊人格神而来的即可。对在这个物质世界中受条件限制的灵魂来说,这样的生命概念,也就是奎师那知觉的开始,代表了很大的进步。生物本质上是至尊主的所属部分,至尊主在这里启示生物,告诉生物如何重返家园,回归神。
  从这诗节我们了解到,太阳照明了整个太阳系。创造中有不同的宇宙和太阳系、月亮、星宿,如《博伽梵歌》(10.21)所说的,月亮是众星之一。阳光是由至尊主的灵性天空所放射的灵性光灿产生的。但在每一宇宙中只有一个太阳。人类日出而作,随着太阳的升起而开始活动。人类点火煮食,点火开动工厂等等。很多东西是用火来完成的。因此,阳光、火、月亮,对人类十分有用。没有它们,生物就活不下去。因此,如果一个人了解,太阳、月亮和火的光华全来自至尊人格神奎师那,他的奎师那知觉就开始了。月光滋养了一切蔬菜。月光十分令人喜爱,人们可轻而易举地了解,他们全仗着至尊人格神的恩典才能活下去。没有主的恩典,就不会有太阳;没有主的恩典,就不会有月亮;没有主的恩典,就不会有火。没有太阳、月亮、火,没有人能生存。这些想法希望能激发受条件限制的灵魂培养奎师那知觉。

  13.我进入每一星宿,星宿便因我的能量在轨道上运行。我化为月亮,向一切植物提供生命的汁液。

  要旨:我们要知道,所有的星宿都只是凭着主的能量才漂浮在空中。主进入每一原子,每一星宿,每一生物。《布茹阿玛·萨密塔》也讨论过这点。据说,至尊人格神首的全权部分即超灵,进入所有星宿、宇宙、所有生物,甚至原子之内。因为他的进入,一切都恰如其分地展示出来,若有灵魂在,活人便可浮游水面,但一旦生命的火花离开了躯体,只剩下一具死的躯体,它就会下沉。当然,当躯体腐化了时,它也会象草一样浮在水面,但人一死,就会立即下沉。同样,一切星宿在太空漂浮,也是由于有人格神的至高无上能力进入它们之内。主的能力维持每一星宿。星宿好象一把微尘;一个人握着一把微尘,微尘不可能下坠。同样,这些星宿在空气中漂浮,实际上在至尊主的宇宙形体掌握之中。由于主的能力,一切移动和不移动的东西都在自己的位置上。据说,由于至尊人格神首,太阳在照耀,星宿在运动。如果不是主,所有星宿都会散落——如空气中的微尘,然后毁灭。同样,也是由于至尊人格神首,月亮滋养一切蔬菜。由于月亮的影响,蔬菜变得美味可口。没有月光,蔬菜不能生长,也不会多汁鲜美。人类社会在工作,舒适地生活,享受食物,这全是至尊主的供应所致。否则,人类压根儿就不能生存。“提供生命的汁液”一语十分重要。由于至尊主的力量,通过月亮的影响,一切都变得鲜美可口。

  14.在每一生物的躯体里,我是消化的火焰;我又加入为生命之气,既出复入,消化四种食物。

  要旨:根据《医药韦达经》(Ayur-Veda),我们了解胃里有火焰,消化一切食物,当火焰不再煌煌燃烧的时候,我们就不饥肠辘辘;当胃火正常的时候,我们的肚子便会饿。有时,火焰焚烧得不太旺盛,就需要治疗。无论如何,这火焰是至尊人格神首的代表。韦达曼陀(《布瑞哈德·阿茹阿尼亚卡·乌帕尼沙德》5.9.1)也肯定,至尊主或梵以火焰的形式存在于胃里,消化一切食物,ayam agnir vaisvanaro yo'yam amtah puruse yenedam ankam pacyate. 因为他帮助消化一切食物,所以说生物在吃东西的过程中并不是独立自为的。除非至尊主帮助他消化,他们不可能吃东西。因此, 至尊主制造和消化食物。由于主的恩典,我们享受生命。《维丹塔·苏陀》(1.2.27)也这样说,sabdadibhyo'ntah pratisthanac ca:主就在声音之中、躯体之内、空气之间,而且是在胃里面的消化动力。食物可分为四类:吞的、嚼的、舔的、吮的。主是所有这些食物的消化力。

  15.我处于每个人的心里;记忆、知识、遗忘都由我而生。研习所有《韦达经》就可能了解我。实际上,我是《维丹塔·苏陀》的编纂者;我精通一切韦达经典。

  要旨:至尊主以超灵的身份处于每一个人的心里。他启发了一切活动。生物遗忘了自己过去的生命,但仍须根据至尊主的指示活动。至尊主是他们一切活动的见证人。所以,他们根据过去的行为开始活动。至尊主给他们所需要的知识,也给他们记忆,而且让他们遗忘过去的生命。因此,主不仅遍存万有,而且存在于每一个别生物的心里。主颁赐不同的业报。主之所以受崇拜,不仅因为他是非人格梵,至尊人格神,区限化的超灵,而且因为主是《韦达经》的化身,《韦达经》正确地指导人们,使人们建立正确的生活模式,然后重返家园,回归神。《韦达经》给人们有关至尊人格神首奎师那的知识。奎师那化身维亚萨,编纂《维丹塔·苏陀》。维亚萨在《圣典博伽瓦谭》中对《维丹塔·苏陀》的释论能使人真正地了解《维丹塔·苏陀》。至尊主异常圆满,为了救赎受条件限制的灵魂,主为他们供应和消化食物,见证他们的活动,赐《韦达经》予他们,让他们有知识,而且又是至尊人格神首奎师那——《博伽梵歌》中的导师。受条件限制的灵魂崇拜他。因此,神是至善的;神的恩典也是无限的。
  生物一离开目前的躯体就遗忘一切,但在至尊主的推动下,他们再次开始活动。虽然他们遗忘了一切,主给他们聪慧,让他们重新开始在上一次生命结束时的活动。因此,生物不但按照至尊主从心里发出的指示在世界中享乐或受苦,而且还会从他处了解《韦达经》。如果一个人很认真,要了解韦达知识,那么,奎师那就给他所需的聪慧。为什么主展示了韦达知识让人理解?因为每一生物都需要自己来了解奎师那。韦达经典也这样说。
  以四《韦达经》、《维丹塔·苏陀》、《乌帕尼沙德》、《普然那》为首的韦达经典都赞美至尊主的荣耀。奉行韦达仪节,讨论韦达哲学,以奉献服务崇拜主,人即可臻达主。因此,《韦达经》的目的在了解奎师那。《韦达经》教导我们了解奎师那,向我们指引理解的途径。终极目标是至尊人格神首。《维丹塔·苏陀》也这样说。通过了解韦达典籍,就到达完美境界。一个人奉行不同的过程,就能了解他跟至尊人格神首的关系。于是,一个人可接近他,最后达到终极目标,而这终极目标就是至尊人格神首。这一诗节清楚地定义了《韦达经》的主旨,对《韦达经》的理解以及《韦达经》的目标。

  16.有两种存在,一种易犯错误,另一种不会犯错。在此物质世界,每一生物都是易犯错误的;而在灵性世界,所有生物都被称为不会犯错的生物。

  要旨:前面已经说明,至尊主化身为维亚萨·兑瓦(Vyasadeva)编篡了《维丹塔·苏陀》。在此,主概述了《维丹塔·苏陀》的内容。他说,无数的众生可被分成两种,一种是易犯错误的,一种是不会犯错的。众生永远是至尊人格神首的所属部分。当他们与物质世界接触时,便被称为jiva-bhuta,这里给出的梵文ksarah sarvani bhutani,意思是:众生是易犯错误的。与至尊人格神首保持一致的生物被称为是不犯错误的。“一致”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个体性,而是指没有不一致的地方,因为他们都符合创造的意图。当然,在灵性世界里没有诸如“创造”之类的事情,但是,如《维丹塔·苏陀》中所述,因为至尊人格神首是万物之源,所以,这样的概念也有解释。
  根据至尊人格神首——主奎师那所述,存在着两类生物。《韦达经》也证明了这一点,因此,毫无可疑之处。在此物质世界,众生凭藉着心意和五感官苦苦奋斗,他们物质性的躯体不断变化。只要他还受着诸种条件的局限,他的躯体就会根据与物质的接触而变化,因为物质是不断变化的,所以,生物也就显得在不断变化。但在灵性世界里,躯体并不是由物质构成的,因而就不会变化。在物质世界,生物经历六种变化:出生、成长、存续、生殖、老弱以至消逝。但这些仅仅是物质躯体的变化。在灵性世界里,躯体并不变化,没有年老,没有出生,也没有死亡。一切都是一致的。ksarah sarvani bhutani:上至第一位被造者布茹阿玛,下至小小蚂蚁,所有与物质接触的生物都有躯体的变化。所以说,他们都是易犯错误的。而在灵性世界里,他们都是自由自在地处于解脱之中。

  17. 在此两类存在之外,还有最伟大的人物——至尊灵魂——不朽的主本人,他进入三界之中并维系它们。

  要旨:这一诗节的思想在《卡塔·乌帕尼沙德》(2.2.13)及《水塔刷塔尔·乌帕尼沙德)(6.13)中说得十分精到。在无数众生之中,一些有局限性,一些已获解脱。在此无数众生之上的是至尊者,亦即Paramatma. 《乌帕尼沙德》的有关诗节如下:Nityo nityanamcetanas cetananam. 其意思是说,在众生之中,无论是受条件限制的还是已获解脱的,存有一位至高无上的人,他就是至尊人格神首。他维系众生,并根据他们不同的工作,给予他们各种享受的方便,至尊人格神以超灵(paramatam)的形式居于大家的心中,只有了解他的智者才能有资格获得完美的平静,其他人则不能达到。

  18.我超出一般经验,在易犯错误的和不会犯错误的生物之外,我最为伟大,因此世人和《韦达经》都赞美我为至尊者。

  要旨:无论是受条件限制的灵魂还是已获解脱的灵魂,都不能超越至尊人格神首——奎师那。这儿,清楚地表明,生物和至尊人格神首都是个体性的。其间的区别是,生物无论是受条件限制的还是已获解脱的,在量上,都不会超过至尊人格神首那不可思议的能力。认为至尊主和众生在所有方面都处于同样的层次或平等是不正确的。在两者的人格上,永远存在较优和较差的问题。Uttama一词是大有深义的。没有人能超过至尊人格神首。 
  Loke一词系指“在paurusa agama(由记忆传下的启示经典)中”。这在《尼茹克提》(Nirukti)字典中得到了证实,lokyate vedarthonena:“由记忆传下的启示经典(smrti)解释了《韦达经》的主旨。”
  至尊主作为超灵的区域化方面,也由《韦达经》本文作了描述。《韦达经》中有如下的段落: tavad esa samprasado'smac chariratsamutthaya param jyoti-rupam sampadya svena rupenabhi nispadyate sa uttamah purusah(《昌窦给亚·乌帕尼沙德》8.12.3).“超灵冲出躯体进入非人格的梵光(brahmajyoti)之中。在他的形式中,他仍然保持他灵性本体的身份,那一至尊被称为至尊者。”这意味着至尊者展示并发散他的灵性光芒,这种灵性光芒是最高的光灿。至尊者亦有作为超灵的区域化的方面。化身为莎提亚瓦缇和帕茹阿莎茹阿的儿子,他作为维亚萨·兑瓦解释了韦达知识。

  19.巴茹阿特之子啊!谁知道作为至尊人格神首的我,并毫无怀疑,谁就知晓一切。他就会全心全意地为我作奉献服务。

  要旨:关于生物以及绝对真理的原本地位,有许多哲理思辨。在这一诗节中,至尊人格神首清楚地解释了,谁知道主奎师那是至尊者就是真正通晓万物的人。一些知识不完美的人继续臆测什么是绝对真理,,而一个有着完美知识的人,则不会浪费他的时间,而是直接献身于奎师那知觉,为主作奉献服务。《博伽梵歌》一书从头到尾,每一章节都强调这一点。但是,还是有一些《博伽梵歌》的释论者顽固不化,认为绝对真理和生物是完全一致的。韦达知识被称为训示经典,它是由耳闻学来的。人们确实应当从象奎师那及其代表这样的权威那儿接受韦达知识。在这里,奎师那把一切都区分得清清楚楚,人们应该通过这一来源聆听知识。仅仅象动物一样聆听是不够的,人们必须理解听自权威的知识。这不是说人们应当仅仅作一些学术上的思辨,而是说人应当以皈依的态度聆听《博伽梵歌》,认识所有生物都是从属于至尊人格神首的。依据至尊人格神首奎师那所说,明白这一点的人才真正知道《韦达经》的目的,而其他任何人则不晓得。
  这里梵文“bhajati”一词很有意义:在很多地方“bhajati”一词都是用来表达与对主作奉献服务有关的事情。如果一个人全心全意地从事奎师那知觉,为主作奉献服务,就可以说他已经理解了所有的韦达知识。外士那瓦使徒传系认为,如果一个人献身为奎师那作奉献服务,就没有必要为了理解绝对真理而从事其他形式的灵性修习。因为他为主作奉献服务,就已经实现了目的:他已经结束了理解绝对真理的初级方法。但是,如果一个人虽然已经经历了成千上万次生命的思辨,仍然没有认识到奎师那是至尊人格神首,仍然没有认识到应当皈依奎师那,那么,他这些年,这些世的思辨都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20. 无罪的人哪,这是韦达圣典最为机密的部分,现在由我揭示了。谁了解就会变得有智慧,他的努力也将使他能够知晓完美是什么。

  要旨:主在这儿清楚地说明了,这是所有启示经典的精华。一个人须根据至尊人格神首的说法予以理解,这样就能在超然知识方面变得聪慧完美。换言之,理解了至尊人格神首的这一哲学,并且从事侍奉神的超然服务,就能解除物质自然诸种形态造成的所有污染。奉献服务就是灵性理解的过程。哪里有奉献服务,哪里就不会有物质污染与之共存。因为奉献服务和主本人都是灵性的,所以两者完全一致;奉献服务发生在至尊主的内在能量之内。主是太阳,而无知则是黑暗,有太阳照耀的地方,黑暗就荡然无存。所以说,只要在真正的灵性导师的正确指导下从事奉献服务,就没有无知存在的可能。
  大家都应当参与奎师那知觉,从事奉献服务,从而使自己变得聪慧,得到纯化。一个人无论在某些泛泛大众看来如何聪明,除非到达理解奎师那的境界,并从事奉献服务,否则,就没有完美的智慧。用“无罪的人”称呼阿尔诸那很有深义,“无罪的人”,意思是说,一个人除非解脱了恶报,否则,很难理解奎师那。一个人应当除掉所有的物质污染,所有的恶行,这样,他才能够理解。但是,奉献服务如此纯洁有力,人一旦从事奉献服务,就能自动到达无罪的境地。
  当一个人在彻底的奎师那知觉中,在纯洁的奉献者的联谊中,执行奉献服务时,需要铲除某些特定的东西。其中最重要的是克服内心的软弱性。最初的堕落就是由想主宰物质世界的欲望导致的,如此就放弃了对至尊主的超然爱心服务。内心的第二项弱点是:当人主宰物质世界的倾向增强时,他就变得贪恋物质的所有,依附物质。物质存在的问题就是由这些内心的弱点造成的。本章的前五诗节描述了如何使自己摆脱掉内心弱点的方法,其余的诗节,从第六诗节到本章末则讨论了至尊者的瑜伽(Purusottama-yoga)。

巴克提维丹塔阐释《圣典博伽梵歌》第十五章“至尊者的瑜伽”之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