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信仰的分类

  1.阿尔诸那问道:奎师那,有人不遵从圣典原则,只是根据自己的想象崇拜,这样的人处于什么境界呢?他们是处于善良形态,还是处于情欲形态或愚昧形态呢?

  要旨:在第四章第三十九诗节中阐明,一个人如果对某一特定崇拜有信心,就会逐渐变得有知识,最终达到平和与成功的最佳境界。第十六章的结论是,不遵从圣典规定的原则的人被称为阿修罗(asura),亦即恶魔;而忠实地遵从圣典训示的人则被称为兑瓦(deva),亦即半神人。现在,如果有人充满信心地遵从一切规则,而这些规则又不是圣典训示中所提到的,那么,他又处于什么位置呢?奎师那须澄清阿尔诸那的这一疑问。有些人选择一个常人,把他奉为某种神灵,全心全意地加以崇拜,这样的人是处于善良形态,还是情欲形态或愚昧形态呢?这样的人能否达到生命的完美境界呢?他们有否可能处于真正的知识之中,有否可能把自己提升到最崇高最完美的境界呢?那些不遵从圣典规范,但信仰某种东西,努力崇拜诸种神灵、半神人及常人的人,能否获得成功呢?阿尔诸那向奎师那提出了这些问题。

  2.至尊人格神首说:按其所处的三种不同的自然形态,体困灵魂的信仰也分为三类:善良的、情欲的、愚昧的。现在,听我讲明。

  要旨:人们处于物质自然三形态的统治之下,虽然知道圣典规范,但由于懒惰好闲,并不予以遵从。根据从前在善良形态,情欲形态或愚昧形态的种种活动,人们得到了某一特定的品性。众生与自然诸态的联系一直绵延不绝;众生与物质自然接触,就根据与之相联的物质形态,获得的形态各不相同。如果他与真正的灵性导师在一起,并且遵守其规则,遵从圣典,那么,就能改变这一品性。循序渐进,就能改变一己所处的位置,由愚昧升至善良,或者由情欲升至善良。结论是,在某一自然形态中的盲目信仰并不能帮助人提升到完美的境界。人们必须和一位真正的灵性导师联谊,运用智慧,深思熟虑。只有这样,才能改变自己的地位,升至更高级的自然形态。

  3.巴茹阿特的儿子啊,人们生存在不同的自然形态下,就演变成某种特定的信仰。根据他所秉承的形态,生物便持有某一特定的信仰。

  要旨:不管是谁,大家都有一种特定的信仰。根据他获得的品性,其信仰可分为善良型的,情欲型的或愚昧型的。根据其信仰的特定类型,他和特定的人交往。如同十四章所述,生物本来是至尊主所属的不可分割的部分,这才是真情实况。因此,他们本来是超然于物质自然的所有形态的。但是,当人们忘记了与至尊人格神首的关系,在受诸种条件局限的生命中,与物质世界接触时,他就会籍着与物质世界诸种变化的联系,造出自己的位置。随之而来的人为的信仰和生存都仅仅是物质性的。虽然他有时受到某些印象或某些人生观的指导,但从原本的角度来讲,他是超然的,没有物质品质(nirguna)。因此,为了重获与至尊主的关系,人们必须清除他们物质的污染。奎师那知觉即是仅有的坦坦荡荡的回归之路。如果人们不遵循这条自觉之路前行,肯定就会处于自然诸态的影响之下。
  这一诗节中的“信仰”(sraddha)很有深义。信仰(sraddha)原本出于善良形态。一个人可能信奉一个半神人,或某些造出来的神,或其它一些大脑的杜撰。据说,强烈的信仰会激发产生有物质好处的活动。但是,在此受诸种条件局限的物质生命中,没有一种工作是完全净化的。这些活动不会是纯粹“善良”的,总是混杂相间的。纯粹的“善良”是超然的。在纯粹的善良中,人们会理解至尊人格神首的本性。只要一个人的信仰不完全在纯粹善良之中,他的信仰就会受到物质自然形态的污染。污染了的物质自然诸态会深入人心,这样,人的信仰就根据心灵与某一物质自然形态相接触的程度而确立。
  应该说,如果人的心灵处于善良状态,则他的信仰也处于善良形态;如果人的心灵处于情欲状态,则他的信仰亦处于情欲形态;如果他的心灵处于黑暗与假象之中,则他的信仰也必会受致污染。因此,在这一世界上,我们见到有不同类型的信仰。根据信仰类型的不同,有不同类型的宗教。宗教信仰的真正原则是处于纯粹的善良形态中的。只是由于心灵的污染,我们才发现诸种不同类型的宗教原则。因此,根据信仰类型的不同,世上有各种不同种类的崇拜。

  4.处于善良形态的人崇拜半神人;处于情欲形态的人崇拜恶魔;处于愚昧形态的人崇拜鬼魂。

  要旨:在这一诗节中,至尊人格神首根据外部活动,描述了不同类型的崇拜者。根据圣典训示,唯有至尊人格神首才是值得崇拜的。但是,有些人并不精通圣典训示,或对圣典训示缺乏信心,他们就会根据自己在物质自然诸态中的特定处境,崇拜半神人。半神人各种各样,其中,包括布茹阿玛(Brahma)、希瓦(siva)以及因德茹阿(Indra)、禅德茹阿(Candra)和太阳神等。那些处于善良形态的人为了特定的目的崇拜特定的半神人。同样,处于情欲形态的人则崇拜恶魔。曾记得,在第二次大战期间,在加尔各答,有个男人崇拜希特勒,因为由于那场战争,他靠黑市交易发了大财。与此类似,处于情欲和愚昧形态的人通常选择一个强大有力的人作为自己的上帝。他们认为可以把任何人当作上帝来崇拜,而且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这里清楚地描述了,处于情欲形态的人创造出如此的神灵来崇拜,而那些在愚昧和黑暗形态中的人则崇拜亡灵。有时人们会在某个死人的墓地进行崇拜。性服务也被认为处于黑暗形态之中。在印度一些偏僻的村落,有人崇拜鬼魂。在印度,我们见到较低阶层的人们有时到森林中去,如果他们知道一个鬼魂住在一棵树中,就会崇拜那棵树,并且供奉祭品。实际上,这些五花八门的崇拜并不是对神的崇拜。只有那些超然地处于纯粹善良形态的人才真正地敬拜神。《圣典博伽瓦谭》有言,sattvam visuddham vasudeva-sabditam:“处于纯粹善良形态的人崇拜华苏兑瓦。”意思是说,只有那些彻底地净化了物质自然诸态,超然安处的人才会崇拜至尊人格神首。
  非人格主义者处于善良形态之中,他们崇拜五种形式的半神人。在此物质世界上,他们崇拜非人格化的维施努形式,这一形式又被称为哲理化的维施努。维施努本是至尊人格神的扩展,但是,因为非人格主义者最终并不信仰至尊人格神首,他们把维施努形式想象成非人格梵的另一面。他们也把主布茹阿玛想象成为物质情欲形态中的非人格形式。有时他们说有五种值得崇拜的神,但是,因为他们认为非人格梵是确实的真理,最终他们废除了所有值得崇拜的对象。总而言之,与有超然品质的人联谊,物质自然诸态的种种不同方面都能得以净化。

  5-6.出于骄傲和自私,为色欲和执著所驱使,进行圣典并未倡导的严苛苦行,折磨身体的诸种物质部分以及内在的超灵,这些愚蠢的人实为恶魔。

  要旨:有一些人,造出种种苦行,这些苦行在圣典训示中并未提到。为一些别有用心的企图而禁食,比如纯粹是为达到一个政治目的, 在圣典指示中从未提及。圣典只是为了灵修进步的目的才倡导禁食,绝不是为了一些政治性或社会性目的而禁食。根据《博伽梵歌》为这些目的而从事苦行的人肯定是恶魔品性的。他们的行为违背圣典训示,也不会有利于一般大众。实际上,他们这样做无非是出于骄傲、假我、色欲及对物质享受的执著。这样的行为,不仅打扰了构成躯体的诸种物质元素组合,也打扰了居于身体之内的至尊人格神首。这种未经神授权,为了某些政治目的而进行的禁食或苦行肯定也妨碍别人。韦达典籍并未提及此种行为。恶人以为他能用这种方法强使敌人或其他团体同意他们的要求,但是,人们有时会死于这种禁食。至尊人格神首并不赞同这样的行为,他说这样做的人只是恶魔而已。因为这种行为不符合韦达圣典的训示,所以,如此的作为对至尊人格神首实是一种污辱。“心态误导(acetasah)”一词意味深长。
  神经正常的人必须服从圣典训示。否则,就会违背圣典,随心所欲杜撰各种苦行。人们应当永远记住这些恶人的最终下场,这在前一章中已有所描述。主会强使他们出生于恶人之家。如此,他们则生生世世地按照邪恶的原则生活,不知道与至尊人格神首的关系。但是,这样的人如果有足够的幸运,接受灵性导师的指导,走上韦达智慧之路,他们就能够摆脱束缚,最终实现人生的最高目标。

  7.根据物质自然三形态:每人喜欢的食物也分为三种。献祭、苦行、布施也都如此。现在,告诉你其间的分别。

  要旨:在物质自然三形态的不同处境中;进食、祭祀、布施的方式也各不相同,它们不可能在同一层面上进行。人如果能够分析了解何种行为处于何种物质自然形态,可谓真正的智者。有些人认为各种祭祀、食物和布施都是一样的,这样的人很是愚蠢,没有分辨能力。有些传教者宣传,一个人可以为所欲为,并且能达到完美境界。这种愚蠢的指路人并不遵照圣典的指示行事,他们无非是任意杜撰,误导大众。

  8.处于善良形态的人喜欢的食物,能增加人的寿命,纯化人的存在,增加力量,有益健康,令人快乐满足。这样的食物多汁甘美,富含油脂,令人愉悦。
  9. 太苦、太酸、太咸、太辣、干燥、烧焦及太富刺激性的食物只为那些处于情欲形态的人所喜欢。这种食物会让人痛苦,懊恼,多病。
  10.食用前,烹调结束超过了三个小时的食物、淡然无味,腐烂发霉的食物、混有剩饭和不洁之物的食物,只为那些处于愚昧形态的人喜欢。

  要旨:食物是用来增加寿命,纯化心意,增强体力的。这是食物的唯一用途。过去,一些伟大的权威甄选出了一些最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食物,比如奶制品、糖、米、麦、水果和蔬菜。这些食物很为那些处于善良形态的人所喜爱。其他一些食物,比如烘制的各类食物和糖浆,虽然本身不太可口,可是加上牛奶或其他食物也能变得好吃。因此,它们都是处于善良形态的食物。所有这些食物本质上都很干净。它们和那些酒肉之类的不洁之物截然不同。诗节八所提到的富含油脂的食物和那些靠屠宰而来的动物脂肪毫无关联。在所有的食物中,牛奶最为奇妙,动物脂肪就能在牛奶中得到。牛奶、黄油、奶酪及此类产品能提供动物脂肪,同时勿需杀戮那些无辜的动物。只是因为心肠残忍,这种杀戮才继续进行。获得所需脂肪的文明方式就是食用牛奶。杀戮动物是不人道的。豌豆、大豆、小麦等富含蛋白质,我们可以由此得到所需的蛋白质。只有曾供奉给至尊主或圣人(尤其是灵性导师)吃过的剩饭才能食用。否则,剩饭属于黑暗形态,会增加感染和疾病。这样的食物虽对黑暗形态中的人十分可口,而处于善良形态的人却不喜欢,甚至连碰一下都不肯。最好的食物是供奉过至尊人格神首的普热萨达摩(祭余)。在《博伽梵歌》中,至尊主说,他接受诚心供奉的蔬菜,面制品,牛奶等食物。Patram puspam phalam toyam。当然,至尊主接受的主要是奉献和爱。但是,也提及,灵粮(普热萨达摩)应以特定的方式烹制。任何依据圣典训示烹制的食物,只要供奉过至尊人格神首,都可以食用,即使它是很早以前烹制的,因为这样的食物是超然的。因此,要使食物防腐可吃,美味宜人,必须把食物供奉给至尊人格神首。

  11.在祭祀之中,由不求回报的人作为义务,根据圣典指示进行的献祭属于善良型态。

  要旨:一般说来,献祭时,人们心中总有某些目的,但是,根据这一诗节,奉行献祭不应抱有任何这样的企图。献祭应当作为一项义务来奉行。大多数人举行祭祀都抱有物质获利的动机,但是,这种祭祀是不属于善良形态的。人们应当把去寺庙或教堂当作一项义务,敬拜至尊人格神首,供奉鲜花和食物。大家都认为,到庙里去仅仅是为了崇拜神是毫无用处的。但是,圣典训示并不主张为了经济的利益而去拜神。人到庙宇里去只应当为了崇拜神。这样,他就处于善良型态之中。每个文明的人都有责任服从圣典的训示,崇拜至尊人格神首。

  12.巴茹阿特之长啊!为物质利益或出于骄傲而进行的献祭属于情欲形态。

  要旨:在这一世界,有时为了升达天国或某些物质利益,也举行献祭和各种仪式。这样的献祭和仪式被认为属于情欲形态。

  13.违背圣典指示,不广施灵粮,不唱颂韦达赞歌,不给祭师报酬,不信不诚,这样的祭祀属于愚昧形态。

  要旨:处于黑暗或愚昧形态的信仰就是什么也不信。有时人们为了赚钱崇拜半神人,然后,大肆挥霍,寻欢作乐,置圣典训示于不顾。这种用仪式来显示自己笃信宗教的行为是不真诚的。此类仪式尽属黑暗形态,不仅使人心邪恶,而且贻害人类社会。

  14.躯体的苦行包括:崇拜至尊主,敬奉布茹阿摩那、灵性导师,尊敬象父母一样的尊长。洁净、朴素、贞守及非暴力也是躯体的苦行。

  要旨:至尊主在此解释了不同类型的苦行。他首先说明了身体践行的各种苦行。人们应当敬拜或学习敬拜神及半神人,尊敬德高望重的布茹阿摩那、灵性导师等完人贤哲,尊敬父母尊长,尊敬任何精通韦达知识的人。这一切人都应当正确地敬奉。一个人应当做到内部和外部的清洁;养成朴素的行为方式。不做违背圣典训示的任何事情;不放纵于婚外的性关系。圣典只允许婚内性行为,其它则一概禁止,这就叫做贞守(brahmacarya)。上属所述都是属于躯体方面的苦行。

  15.言语的苦行包括:说话真诚,悦人益人,不使别人感到不安以及经常诵读韦达圣典。

  要旨:一个人说话时,不应当使别人感到心烦意乱。当然,教师为了教诲他的学生,可以直言不讳。但对不是他学生的人,则不该说使之心烦意乱的话。这是涉及讲话的苦行。除此之外,不应当信口开河,胡言乱语。在灵修方面,讲话的正确方式是讲述圣典确认的事情,讲完之后,立即引述灵性上的权威作为支持依据。同时,这样的讲话也应当是娓娓动听的。这样讨论对话,自己会大受稗益,也能增进人类社会的发展。韦达典籍汗牛充栋,人们应尽心研习。这就叫做言语的苦修。

  16.知足、纯朴、庄重、自制以及净化生存,就是心意的苦行。

  要旨:心意的苦行即使其对感官满足不再执著。训练心意,使它时常想着为别人做好事。最好的训练就是严肃认真地思考。一个人不能偏离奎师那知觉。必须避免感官的享乐。净化自己的本性也就是使自己奎师那知觉化。只有使心意脱离感官享乐的念头才能使它真正满足。越往感官享乐方面考虑,心意越不满足。当今时代,因为我们不必要地使心意陷于如此纷繁芜杂的感官享乐之中,使得心意根本不可能满足平静。最好的办法还是把心意转移到韦达典籍上来,韦达典籍,比如《普然那》和《摩哈巴茹阿特》等,都充满迷人的故事,令人心满意足。人们应当对知识善加利用,净化自己。不能口是心非,要时刻想着大众的利益。“沉默”就是指应当经常想着自我觉悟。在这一意义上,奎师那知觉者是最懂得“沉默”的深义的人。控制心意就是不让心意执著于感官的享乐。为人处事应当直来直去,坦荡诚实,这样才能净化自己。上述特征构成了心意活动方面的苦行。

  17.进行这三种苦行的人,怀有超然的信仰,不企求物质的利益,只是为至尊的缘故才进行苦行。因此,这种苦行被称为属于善良形态的苦行。
  18.出于骄傲,为了获得名声,赢得他人的尊敬和崇拜而进行的苦行属于情欲形态。这种苦行既不稳定,也不持久。

  要旨:有时候,一些人进行苦修只是为了吸引别人,获得名声,赢得他人的尊敬和崇拜。这种在情欲形态中的人安排从者崇拜他们,让从者给他们洗脚并献上财富。这种由苦行带来的矫揉造作的安排可算是处于情欲形态。结果转瞬即逝;可能延续一段时间,然而从根本上来说是不会长久的。

  19.为了杀死或伤害别人,自我折磨,愚蠢地进行的苦修,被认为属于愚昧形态。

  要旨:关于恶魔进行的愚蠢的苦行不乏其例,比如恶魔嘿然亚卡西普(Hiranyakasipu),他为了长生不老并能杀死半神人就进行了严苛的苦行。他向布茹阿玛祈求这些东西,但是,最后还是让至尊人格神首给杀死了。为一些不可能的事情而苦行显然也属于愚昧形态。

  20.在适当的时间和地方,对于应得之人进行布施,出于责任,不求回报,这样的布施属于善良形态。

  要旨:韦达典籍倡导把布施给予从事灵性活动的人,不提倡毫无原则、毫无分别地进行布施。要考虑灵修方面的完美与否。因此,布施应当在月底或者有日食、月食的时候,于朝圣地、寺庙中进行,而且应给予有资格的布茹阿摩那、外士那瓦奉献者。进行这样的布施不应当考虑任何回报。有时出于怜悯,也把布施给予穷人。但是如果一个贫穷的人不值得给予布施,那么给他布施是无益灵修进步的。换言之,韦达典籍不提倡毫无分辨、不加选择的布施。

  21.进行布施时期冀回报,贪求结果,勉勉强强,斤斤计较,则属于情欲形态。

  要旨:有时举行布施,是为了升达天国,这种布施可能费力不小,事后后悔:“为什么我为此花这么多钱呢?”有时布施是在长者的要求下,出于责任而履行的。上属种种布施的举行都属于情欲形态。
  有很多慈善组织基金会,把他们的东西赠给了一些恣意于感官满足的机构。这种布施并不为韦达经典所倡导,韦达经典只提倡那种处于善良形态的布施。

  22.在不洁之地,于不当之时,向不应得之人进行的布施,或漫不经心,缺乏尊重而行的布施属于愚昧形态。

  要旨:这里反对把东西捐赠给酗酒赌博之人。因为这种捐赠是属于愚昧形态的。这样的布施毫无益处,进一步来说,是在鼓励罪人犯罪。同样,把布施给予合适的人,但是如果缺乏尊重之心,漫不经心,也属于黑暗形态。

  23.从创造之始,噢姆、塔特、萨特(om、tat、sat)字就用于象征绝对真理。为取悦至尊主。布茹阿摩那在唱颂韦达赞歌及献祭时都使用这三个代表性音符象征。

  要旨:业已阐明,苦行、献祭、布施及食物都被分为三种类型:善良型、情欲型、愚昧型。但是,无论是属于第一类型、还是第二、第三类型,它们都是有局限性的,都受到了物质自然三形态的污染,当它们的目标趋向永恒的至尊——噢姆、塔特、萨特,亦即至尊人格神首时,它们就成为灵性进步的工具。这样的目标在圣典训示中有所指明。噢姆、塔特、萨特三字是专指绝对真理——至尊人格神首的。噢姆(om)一字在韦达赞歌中则随处可见。
  不遵从圣典规范,就不会获得绝对真理。他只能得到一些短暂易逝的结果,而不会实现生命的最终目的。因此,应在善良形态中,进行布施、献祭、苦行,如在情欲或愚昧形态中举行,则质量稍逊。噢姆、塔特、萨特是和至尊主的圣名一起念出的。例如om tad visnoh。
  无论是唱颂韦达赞歌,还是念颂至尊主的圣名,都会加上om一字。这是韦达典籍的特征。这三个音是从韦达赞歌中抽取出来的。如在《瑞歌韦达》中om ity etad brahmano nedistham nama是指第一目标;在《昌窦给亚·乌帕尼沙德》(6.8.7)中tat tvam asi指第二项目标;在《昌窦给亚·乌帕尼沙德》(6.2.1)中sad eva saumya指第三项目标;合在一起就变成了om tat sat。以前,当第一个被造生物布茹阿玛进行祭祀时,他就用这三个音来表示至尊人格神首,这一原则始终被使徒传系所遵循。所以,这一赞歌意义重大。《博伽梵歌》倡导,所有工作都应当为om tat sat——至尊人格神首而做。 
  使用这三个音,进行布施、祭祀、苦行,可谓在奎师那知觉中行动。奎师那知觉是进行超然活动的科学方式,能够使人重返家园,回归神。这样超然行事,绝不会损失什么能量。

  24.因此,超然主义者,为了接近至尊,在进行祭祀、布施、苦行时,遵从圣典规范,总是以噢姆开始,以臻达至尊。

  要旨:《瑞歌韦达》(1.22.20)om tad visnoh paramam padam。维施努的莲花足是最高的奉献层面。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至尊人格神,则能使一切活动达到完美。

  25.应该用嗒特(tat)一词进行诸种献祭、苦行、布施,不企求获利性结果。这种超然活动的目的就是要摆脱物质的束缚。

  要旨:要想提升到灵性的境界,就不能为任何物质所得而行为。一切行为都应是为了终极目标:升转灵性国度,重返家园,回归神。

  26-27.绝对真理是奉献祭祀的目的,这由萨特(sat)一词表明。菩瑞塔之子啊,献祭的执行者亦叫萨特(sat),所有献祭、苦行、布施的工作也都叫做萨特(sat),它们的属性是绝对的,都是为了取悦至尊者。

  要旨:Prasaste karmani,亦即“赋定职责”,表明韦达典籍规定了很多活动用以净化人生,包括从襁褓到死亡的整个过程。这种净化是为了大众的最终解脱。在所有这些净化活动中,特别推荐念颂om tat sat。Sad-bhave和sadhu-bhave是指超然处境。在奎师那知觉中行动叫做sattva,完全知晓奎师那知觉活动的人被称为萨都(sadhu)。《圣典博伽瓦谭》(3.25.25)指明,藉着与奉献者的联谊,超然的主题变得显明了。原话是satam prasangat,没有好的联谊,就不能取得超然知识。当灵性导师启迪门徒和授与圣线时,就念颂om tat sat三词。同样,进行各种亚给雅(yajna)的目标是至尊主om tat sat。而tad-arthiyam一词则指服务于代表至尊主的任何事物,包括在主的庙宇中做饭帮忙,以及其他宣传主的荣耀的工作。因此,om tat sat这三个至高无上的词在各个方面被用于使行动完美化,使诸事完美无憾。

  28.菩瑞塔之子啊,在献祭、布施、苦行中作的一切事情,如果缺乏对至尊的信仰,都是难以持久的。这叫做阿萨特(asat),无论是今生还是来世都毫无用处。

  要旨:无论是献祭、布施还是苦行,任何不具有超然目的的事情都是毫无用处的。因此,这一诗节宣明,诸如此类的活动都是令人厌恶的。一切事情都应是在奎师那知觉中为至尊而为。没有信仰,缺乏正确的指导,不会有任何结果。所有的韦达经典都让人们信仰至尊主。践行韦达训诲的最终目的是理解奎师那,不遵从这一原则,任何人都不会成功。因此,最好的方法是自始至终都在权威的灵性导师的指导下,在奎师那知觉中活动。只有这样,才能万事顺利。在受条件限制的情况下,人们受惑,倾向于崇拜半神人或诸如库维尔(Kuvera)之类的鬼魂。善良形态显然比情欲和愚昧形态更好,但直接从事奎师那知觉的人则能够超越物质自然的三种形态。虽然也要循序渐进,但是,藉着和纯粹奉献者的联谊,直接从事奎师那知觉肯定是最佳途径。这一章就是这样推荐的。要想这样获得成功,必须首先找到一位权威的灵性导师,并在他的指导下接受训练。这样,就会对至尊产生信心。随着时间推移,这种信心成熟,即被称为“对神的爱”。对神的爱是众生追求的终极目标。因此,根据第十七章的讯息,人们应当直接从事奎师那知觉。

巴克提维丹塔阐释《圣典博伽梵歌》第十七章“信仰的分类”之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