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言

  我最初写《博伽梵歌原义》就是现在出版的这种形式。但当本书初版时,原稿被不幸地删至不足400页,删去了插图及大部分解释。我在其它书——《圣典博伽瓦谭》、《伊首帕尼沙德》(旧译《至尊奥义书》)等所采用的写作体例是,先列出原文诗节,然后是相应的英文音译,逐字梵英对应词、翻译及要旨。这种体例使书忠实原作,有很高的学术价值,而且意义自明。因此,我对被迫删削原稿,感到很遗憾。但后来,对《博伽梵歌原义》的需求大增,很多学者和奉献者要求我以原来的形式出版。为了巩固和发展奎师那知觉运动,现在我将这部知识巨著以原来的形式呈现给读者,并且把使徒传系叙述清楚。
  奎师那知觉运动根基于《博伽梵歌原义》,所以它真确、自然,具有历史性权威,而且是超然的。它逐渐地成了全世界最盛行的运动,特别是受到年轻一代的拥护和支持。年长的一代也兴趣日增。我的一些门徒的父亲和祖父欣然成为我们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的终身会员,令人鼓舞。在洛杉矶,很多父母来跟我说,他们感谢我在全世界推行奎师那知觉运动。有的说我率先在美国发动奎师那知觉运动,实是美国人之大幸。但事实上,这运动的始祖是主奎师那本人,而且年代久远,通过使徒传系传至人类社会,如果我在这方面有任何成绩,这功劳不属于我个人,而是归于我的永恒的灵性导师——圣恩欧姆·维施努帕德·帕茹阿摩汉萨·帕瑞瓦佳卡查尔亚·一O八·施瑞·施瑞玛·巴克提希丹塔·萨茹阿斯瓦堤·哥斯瓦米·摩哈茹阿哲·帕布帕德(Bhaktisiddhanta Sarasvati Goswami Maharaja Prabhupada)。如果说我个人在这件事情上有何建树,那只是我尽力把《博伽梵歌》按照其本来的面目毫无歪曲地呈献出来,在我的《博伽梵歌原义》问世之前,几乎所有的《博伽梵歌》英译本都是为了满足个人欲望而被介绍进来的。我们出版《博伽梵歌原义》,目的在于阐明至尊人格神奎师那的使命,我们在传达的是奎师那的意旨,而不是诸如政治家、哲学家或科学家、世俗思辨者的旨意。虽然他们有其他方面的知识,但关于奎师那的知识却一无所知。当奎师那说“念念在我,成为我的奉献者;崇拜我,顶拜我”时,我们不象那些所谓的学者一样,认为奎师那和祂内在的灵魂有所不同。奎师那是绝对的,奎师那的名字,奎师那的形体,奎师那的品质,奎师那的逍遥时光,凡此种种,全无分别。不是使徒传系的奉献者难以理解奎师那的这种绝对地位。通常那些所谓的学者、政治家、哲学家、斯瓦米(可控制心意和感官的人),缺乏对奎师那的完整知识。在写《博伽梵歌》评注时,他们不是排斥就是企图抹杀奎师那。这种未经授权的释论被称为假象宗评论。主柴坦尼亚(Caitanya)提醒我们要警惕防止那些未经授权的人。主清楚地说明了,谁依照假象宗的观点来理解《博伽梵歌》,谁就会铸成大错。这种错误导致的结果是,被误导的《博伽梵歌》的学子们在灵修道路上迷惘彷徨,不能重返家园,回归首神。
  奎师那在布茹阿玛(Brahma)的每一日(八十六亿年)便降临地球一次。祂的用意与我们呈献《博伽梵歌原义》的唯一目的完全一致,就是要引导被条件限制了的学生。《博伽梵歌原义》中论述了这一目的,我们必须原原本本地接受。否则,所谓去了解《博伽梵歌》及其宣讲者主奎师那便毫无意义了。亿万年前,主首先向太阳神讲说《博伽梵歌》。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这样才能基于奎师那的权威,毫无误会地理解《博伽梵歌》的历史意义。不依照奎师那的意志去理解《博伽梵歌》是最大的冒犯,要使自己免于这种冒犯,就必须象奎师那的第一个门徒阿尔诸那一样,把主理解为至尊人格神。这样理解《博伽梵歌》对于造福人类社会,完成人生的使命,实有裨益,而且是权威之道奎师那知觉运动对于人类社会大有必要,因为它提供了最完美的人生境界。《博伽梵歌》详尽地道出了其中原委。不幸的是,俗世中的好辩之徒却利用《博伽梵歌》来扩展他们的邪恶倾向,在正确地理解人生的朴素道理方面误导人们。每个人都应该认识神奎师那的伟大,了解生物的真实地位。人人都应明白生物永远是仆人,除非服务于奎师那,否则必然被种种物质自然三形态的假象奴役,而不断地徘徊于生死之圈中。即使是那些所谓解脱了的假象宗思辨者也不得不经历这个程序。
  这门知识是一门伟大的科学,每一生物,为了自身的利益,都应仔细聆听。一般人,特别是在卡利年代,迷恋于奎师那的外在能量,他们误以为增进物质安逸,就会使众生幸福,却不知道物质或外在的自然何其强顽,不知道人人都被物质自然的严酷定律牢牢捆绑。幸而生物是主的所属部分,他的天职就是立即为主服务。
  人被假象迷惑,追求种种不同的个人感官满足,想因此而快乐,但是这些感官的满足永远不能使他幸福。因此应该放弃个人物质感官的满足,去满足圣主奎师那的感官,这是人生最完美的境界。主是这样想也是这样要求的。人人都应了解《博伽梵歌》的这一中心思想。我们的奎师那知觉运动就是要向全世界传播这个思想。我们丝毫没有玷污《博伽梵歌》的主题,任何真正有兴趣研读《博伽梵歌》并想从中获益的人,都需在主的直接指导下,借助奎师那知觉运动的帮助,切切实实地理解这本书。有鉴于此,我们真挚地希望人们能从我们现在呈献的这本《博伽梵歌原义》中获得最大的裨益,即使只有一个人成为主的纯粹奉献者,我都将认为自己的努力是成功的。

——A·C·巴克提维丹塔·斯瓦米
——1971年5月12日于澳州悉尼